You are here走走停停

走走停停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zhaip0/public_html/bicer/modules/taxonomy/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各地游记

南非1

这次非洲行从准备阶段就小麻烦不断,成行后又是一个一个小地雷不时踩响,幸好运气不错,都被我一一化解,平安去平安回。首长们还算是满意,我也能松口气了,紧张的上半年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先去的南非,北京转机新加坡经停约翰内斯堡最后降落开普敦,时差六小时,路程可是够远的,好在新航飞机座位还算不错,人也不是很多,可以一人坐三个座位,加上中间又停了两下,倒不是太累。新加坡停了三小时,大家在候机楼里纷纷选购东方明珠出版的关于神奇土地的图书,间或逛逛免税店,为回程时采购做准备。约堡停了70分钟,不下飞机,不知是不是第五航权的原因?工作人员上来打扫卫生,第一次集中看到这么多黑哥们儿。南非受海风影响,云都比较低,空中看就像压在地上一样。

开普敦下飞机后走廊桥,赫然发现廊桥是中国出口去的,上面有“中集“标志,不免心中大悦。记得以前看唐师曾写的采访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文章中曾经提到的一个片断,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了一座伊拉克的公共厕所,不经意间看到冲水马桶上印着”唐山“二字,顿时为之一振,多日的便秘顿时消散。

出关一切顺利,随后便驱车前往信号山游览。接待我们的导游是过去了十多年的上海大姐,司机是刚果过去的黑人。南非和澳洲一样,靠左行驶,加之受英国统治多年,街道标志也很类似,又同处南半球,连植物也有几分相像,不由得让我想起魂牵梦绕的澳大利亚,就是街上黑哥们儿比较多,不然真可以拿这儿当澳洲了。

站在山顶俯瞰开普敦繁华都市,远观茫茫沧海,眺望巍巍群山,不由感慨万千,世界最美城市果然名不虚传。山海城,云浪绿,全都拥有了,难怪很多西方贵族富豪都在这儿置地。远处的小岛据说是曼德拉先生被囚禁的地方,现在当然已经成文物保护单位了。说到曼德拉,当地华人说南非节奏慢跟这名字有很大关系,慢的拉呗。山下的体育场是为世界杯修建的,半决赛将在这里举行。虽然中国队一如既往的没能杀进32强,至少现在还可以支持袋鼠队。世界杯期间打算和宋维纳斯齐聚丁胖子家,喝啤酒看电视,为澳洲队加油助威。

信号山

曼德拉最熟悉的海

世界杯半决赛足球场

维多利亚港

据说一直有人在山后面抽烟

经济首都鸟瞰

CBD

午餐后先去酒店入住。酒店还是不错的,位于london st, 旁边是海滨,开窗就能看到信号山。接着去了葡萄酒园,秋天的缘故,这儿的葡萄都摘完了,只有几个工人在地里懒洋洋的干活儿。去的那个葡萄园是南非第一任总督居住过的地方,保存的比较好,风高云淡,却再没有白人们的欢歌笑语,取而代之的是快步闪身而过的黑人们。94年结束种族隔离以来,南非黑人已经彻底控制了国家机器,现在黑人第一,白人开始过苦日子了。南非对黑人补助很多,据导游讲,一是政府给予大量财物支持,二是当局强行规定超过一定规模的公司必须有相当数量股份归黑人所有,这跟马来有点儿类似。现在南非白人流失到其他地区的情况很严重,不知道政府打算怎样解决这问题。估计还顾不上,因为即便给了这多补助,黑人的经济状况还是很差,还是先解决这个要紧。

酒店房间

酒店正门

葡萄酒庄园 南非总督府


保存的不错,这样的话收门票还能理解。

总督厨房,总督大人很奢嘛。

总督大人抽烟的地方

总督大人的仆人向外看的地方

一只松鼠飞奔而过

葡萄地

有点儿猎人谷的意思啊
和澳洲不同,这儿品酒还得交钱,你看,经济不发达地区就这样。一共尝了五种,怎么说呢,这样的新世界酒和澳洲的新世界酒还是有点儿不一样,怎么不一样,真说不出来,看来下半年腾出空来,去学学品酒课程还是挺有必要了。

品酒的地方

傍晚时分到了维多利亚港,第一天到,大家都比较兴奋,领导指示退掉团餐自费吃海鲜。我这个冒牌领队转来转去选中了一家名为Greek Fisher Man的餐厅,嘿嘿,electra她们刚走,我多吃点儿希腊饭就当想念她们吧。港口的景色相当不错,一边喝咖啡一边望着太阳逐渐落下去,远处的房屋山峦不断改变着颜色,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南非第一天,一切顺利。

Out of Africa

晒成半非洲人,顺利完成任务,这事儿完了之后算是可以喘口气儿了,照片以后整理好了会放上来。

终于来到了地理课本上看到的好望角。

哭墙,这帽子戴着还挺稳当。

开罗穿国安队服,埃及人直竖大拇指。。。

你胖游记第二篇

花火大会之后乘电车到了东京,酒店在银座,倒是不难找,只不过固执的大堂接待人员非得让2点以后办入住,就先放下行李出去转转。楼下是一个尼康专卖店,小竹炮架在窗口,很威风嘛。不过我已经是出尼为佳的人了,还是去马路上溜达吧。没两步到了银座大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在接受采访的两位女青年,susu说东京经常有街头采访,没想到过了两天我也遇到了。恰逢周末,这个地区的交通被管制了起来,人家管制起来是为了周末让行人走的方便,不像某些发达国家,是吧哈,时不时的上下班高峰时间忙着管制起来让仆人们走的快点儿。还美名其曰,“临时交通管制”。嗯,您倒是想着全天管制呢,不怕帝都人民起义吗?

东京的第一顿饭是和老朋友吃的,十几年前,我倒,一下又是十几年前了。高一暑假有幸参加了和日本东京都青少年洋上研修访华团同学们的联欢活动,共同在北京游玩了五天,我生平第一次去故宫和长城都是托他们的福去的,嘿嘿。两国虽然一衣带水有着相似的文化,但语言不通大家是没办法滴,和日本同学就只能说英语了。其中有一两个在东北长大的日本女孩,当然就是说中文了,美惠就是其中之一,听她的东北普通话贼有意思。后来她和猫总一直有来往,这次来东京当然要见一面。我和她十几年没见了,再见大家都是三张儿多的人了,她性格还是那么好,当然,东北普通话也还是挺好的。嫁了位中国博士,小日子过得不错。

和美惠分手后我们继续在街上闲逛,那段时间刚好2016奥运会举办地宣布,街上还能看到很多东京申办2016奥运会的旗帜标语,可惜又没成功。想想也是,08年刚过,现在所谓的emerging market概念又这么热,巴西拿下奥运会举办权可谓是顺理成章。希望下次这位北京的邻居能够好运吧。

傍晚时分走到了河边坐下休息,四周没什么人,浪花有一搭无一搭的冲在防护墙上发出哗哗的响声,远处高楼林立,近处花团紧密,河面上不时有船只划过,微风徐来,吹动了猫总的秀发。。。不上班出来玩真是太幸福了!

拖了这么久,慢慢写吧。

你胖游记

刚刚结束的日本之行非常高兴。我这人感觉迟钝,心思也不够缜密,吃喝玩乐的事儿总是记不清楚,吃顿好的,只知道好吃,具体怎么好吃,不会说。每次看到点评网上那些连每个凉菜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的长篇大论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还有那些旅游吃饭花了多少,车怎么怎么换都一清二楚的游记,真怀疑人家是不是有两个脑子,什么都能记住,我是没这本事。本人向来只捡得到芝麻吃不着西瓜,看得见浪花望不到大海,超详细的游玩攻略咱还真写不出。反正我就知道这趟玩儿的好,很好,非常好,歪瑞歪瑞古德。与其说这是游记,不如说是一些瞬间和心情的记录,自当是一地西瓜子儿撒地上晒晒,留着以后我慢慢地嚼。

捡钱包 筑波 斯巴鲁 烟火大会 我爱澳大利亚

三年级以前我是在北京东四西大街小学念的,那会儿还算长的眉清目秀,我爸常说我儿子十岁以前还是很可爱的。咱是班里的文艺骨干,最拿手的是相声,那是场场爆满,经常要到各班巡回演出,绝对是新年联欢会的压轴节目。要是坚持下来,没准儿现在也能在德云社混口饭吃了。其中一个段子是关于捡钱包的,我现在还记得那段相声的结尾是这样的,我:“春雨贵如油,下的满街流,摔了我一跤,喜呀喜心头”,郭德纲“为什么啊?”我“又捡了一钱包。”郭德纲“咳!“

说了这么多废话不是为了追忆以往的光辉岁月,而是这次去你胖国居然真捡了钱包。本人出身民航航务系统,养成了凡事儿都要检查的职业病,好处是基本不会丢东西,副作用是有点儿强迫症。飞机在东京落地后,习惯性的检查一下座位看看有没有拉下的东西,结果捡了个钱包。其实就是个不锈钢夹子,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保险带扣呢。本想交给地面商务,一忙乎给忘了,出了机场才想起来。里面有驾照,银行卡,美刀,钥匙等等。估计这位美籍华人搭的是上个航班,下飞机时把银行卡,医疗卡,图书卡统统都给丢了。也真够晕的。有张纸条上记了几个电话,估计是认识他的人,得空打电话问问,能找到的话给他寄过去了。

拿着袋鼠国护照,入境章很轻松就盖了,假洋鬼子还是稍微有点儿福利的嘛。不过申报通道的经历却和新概念第三册那篇文章惊人的相似,再次印证了我的观点,那就是无论如何得申报,实在没什么可申报的随便买瓶酒也得申报一下。申报走得快,不申报倒是查得认真。

一出机场就看到了苏苏和杉本,两口子已经等半天了。苏苏是猫猫咪同学的深度闺蜜,情同姐妹,这次到日本她是从头陪到尾,彻底做了回苏导。得亏有她,这次旅行充实了很多,也省了我们很多事,真是“有苏导,没烦恼“。我们到的那天恰逢中秋,著名的土浦花火大会也要在当晚举办,于是没有直接去东京而是去了筑波,准备赏烟花吃月饼。当时十八号台风就要来临,小雨稀稀拉拉下个不停。好在路上景色不错,虽谈不上风景如画却也是精致可人,加上老友重逢分外兴奋(我怎么觉得苏苏到了日本后我们基本每个月都能吃吃喝喝比以前见的还多了呢),一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来到了森森的故乡自然会留意一下斯巴鲁,结果粗粗算来,一个小时至少看见了三十辆,以力狮居多,森林人也不少,还有一些以驰鹏为原型的超小型车,可爱得很。这么看的话,斯巴鲁在北京还远远算不上街车了。

筑波(中文发音 刺哭吧,就是刺,然后哭吧)是大学,研究机构集中的地方,不像东京人口那么密集,城市规划的也很好,尤其是绿化,非常好。街上人很少,道路相对比较宽,建筑风格也偏西化,不由得让我有了来到堪培拉的感觉,一个劲儿的说,这地儿真好,跟澳洲似的。。。然后一堆白眼儿飞来。唉,魂牵梦绕的袋鼠国,何时才能回到你身旁呢?顺便卖弄一下,鄙人记地名还是比较有天赋的,苏苏家在茨城县,发音是以巴lucky,是啊,不打仗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不就都lucky了吗?

酒店放下行李,匆匆赶往烟花现场。到了一看,好家伙,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大家都是拉家带口席地而坐。我们来的比较匆忙,没带椅子,坐地上他们还行,对我这么瘦的人有点儿难度,腿和肚子总有冲突。可能是出于竞赛的目的,烟花基本都是一两个,三四个这么上去的,不像北京一放就是成百上千一起往天上招呼。这样也好,一个接一个不带拉空的,持续了三个小时,您要是中间打个盹睁眼还能继续看。顶着漫天的大号麻雷子,我们进了个日本料理,主要是能上厕所,外面布置的移动厕所和热情的观众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苍茫大海中的一颗小水滴。这家店有年头了,嗯,服务员大妈也有年头了,一面听着外面如雷的礼花声,一面品尝着美味佳肴,你胖国的第一顿饭还是很不错的嘛。后来的旅程也是如此,吃的都很好,劳拉那话怎么说来着,人在旅途。。。

完美的一天总是要咖啡收尾的,去看烟花的路上我就注意到了一个位于路口的星巴克,地处交通要道的这个星巴克周围没有一栋建筑,孤零零的站在鲜花翠柏之中。不过由于正处在交叉口,所以客人还是很多的,加上还有drive through服务,生意相当不错。停好车后在外面找了个清净的桌子,借着月光,把月饼和丸子摆上,咖啡加月饼,有点儿过节的意思。日本人好喝咖啡是出了名儿的,杉本也是如此,他喝不喝咖啡对睡眠完全没影响,厉害。之前在广东时候公司里有个美籍台湾大哥,他老人家最著名的话就是“太晚了,再喝杯咖啡就睡吧”。他是个有意思的人,在公司里总是和稀泥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到了苏州台湾人工厂时老是亮他那roc发的驾照,跟回了娘家似的。后来离职之后他跟大家都断了联系,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这个中秋是不是也喝了咖啡吃了月饼了呢?

注意力不集中是我的一贯特点,本来说日本呢,结果想起台湾大哥了。得了,写挺多了,日本行的第一篇就先到这里吧。

5年前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