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走走停停

走走停停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zhaip0/public_html/bicer/modules/taxonomy/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各地游记

休息,休息一下吧

清明既是追思先人也是传统的踏青季节,趁着这个小假期,我们也是连轴转的大吃大喝了几天,一上秤,得,又胖好几斤。头天先去的四季御园,在香山附近,四季青乡政府的企业。除了吃饭的地方还有个酒店可供住宿,估计单位来办年会的比较多,就是不知道现在政策这么严是不是也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意?吃饭的地方挺有意思,里面都是绿植。大概十年前北京兴起过一阵生态餐厅的概念,估计这也是当时的产物。有趣的是服务员都是踩着轮滑到处送菜,食客基本都是北京本地人,一家老小一起吃。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难得在饭店里一次看见这么多本地人了。味道就那么回事儿,也没指着大号儿农家乐能好吃到哪儿去。

出门发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清明时节雨纷纷,老话儿说的真是太准了。转向颐和园安曼跟桃教主碰头,自从她去上海工作后见一面是真不容易。颐和园一如既往的堵,各地来的旅游大巴把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加上又有很多"聪明人“来回加塞,眼瞅着到了北宫门了就是过不去。好容易杀出重围安曼的地下车库再次考验了我的技术,太窄,墙上好多蹭过的车漆仿佛哭诉自己的遭遇。刚停好车,教主的可肉丝跑罗也下来了,她不在北京这车算是基本歇了。安曼借了颐和园一角,貌似其他安曼也愿意跟古建搞上关系,比如灵隐寺。也许是开的久了知道的人多了,下午茶爆满。我们只好做到了吧台的房间,倒也落个清静。阴沉的天空透过窗户闯进来,隐约可以看到湖边的亭子,不由得浑身一紧,太冷了多吃点儿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是越来越馋了,很多事情不像以前那么在意,反倒是一些之前看不上的现在越发兴趣浓厚,比如吃。生命短暂,还是简单些好。尤其是好朋友,大家都很忙,见面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每次见面总是特别高兴说不完的话。珍惜,珍惜。

喜欢这个氛围

地方不大,再往里就是住店的地方了

天街小雨麻如酥

挺着大饱肚子和桃子告别,马不停蹄杀向朝阳门接上爸妈去了茉莉。第一次知道茉莉完全是因为非诚勿扰那部电影,后来慢慢的多了,一是离父母家近二是味道也还不错,至少不会特别怪异。夏天可以坐在水边边喝边聊,服务员还给预备花露水,蚊子太多了。前段时间生意不好都开始做旅游团生意了,好在是鬼佬团,没那么闹腾,要是换成小红帽们,哼哼。这次我必须得吐槽一下什么雪梨茶,服务员说你们人多来一扎吧,倒完之后一人连200毫升都没有,侯的要死又兑了好多水。不知道单点一杯能给倒多少?按体积算比酒不便宜。在这吃饭有些次数了,一些当时一起吃饭的朋友已经奔赴了异国他乡,我们也是在生活的大潮中继续在北京停留,只是这里和以前熟悉的那座城市已经大不一样了,唉,凑合过吧。

第二天杀向天津,这是我度过了大学时光的城市。不过读书时位置太偏僻在郊区张贵庄,也没机会到市里跟女孩子压压马路什么的,所以市里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猫总定了个老酒店,利顺德,在五大道一带。住进去才知道原来这酒店大有来头,近现代史上很多著名事件和人物都和这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鸿章在天津期间,基本都是在这儿会客。中国历史上很多第一都在这里,比如第一台电梯第一部暖气等等。酒店自己建了个博物馆,看得出是下功夫了。让我意外的是当年那部红遍大江南北的<永不瞑目>就是在这儿拍的,那时宅胖刚大学毕业,正是土包子刚回城的阶段,干了很多现在想起都匪夷所思的事情,谁没年轻过嘛。放下行李出去转转,也许是放假的缘故,街上没什么人,周围都是欧式建筑,颇有些到了上海的感觉,当然了,这本来也是租界。傍晚时分到了名声在外的意大利风情街,大失所望。基本都是之前的老别墅,有很多还没修复好,一副破败的样子。好多售货亭卖着跟意大利没半毛钱关系的小零碎。人群中以学生居多,人手一单反,三步一停五步一照。掉块砖头下来能砸好几个"摄影家”。有几家从北京开过来的西餐,比如福楼。开在这儿真是不搭调,还不如开在利顺德附近。看到意大利商会的办公地点我也释然了,商会都破成这样就别指望能好了。步行街入口漂亮的喷泉旁边挤满了出租车三蹦子和煎饼摊,喇叭声响成一片,也就没了兴致打道回府。晚餐印象深刻,扳回了一程。代表了天津老派酒店老派西餐的最高水准,服务和味道都很好。小肉啃着,小酒喝着,想到几十年前民国时期溥仪就在旁边跳舞,不由得有时空穿越之感。




旁边是人大常委办公地,挺会找地儿嘛

这有人吗?

在这儿拍过戏的

第三天睡到自然醒,打算中午吃顿好的再回去,不吃饱没力气开车嘛。点评上推荐的天津菜在津湾广场,跟着导航开到一看,原来就是天津火车站对面。想当年我是多么熟悉这里啊,虽说天津离北京不远,那也是去外地上学得迁户口的。坐火车中间还得过个河北省,绝对远征啊。推门进了餐厅,环境不错,就是味道浓了点,原来刚装修完,我算是以凡事不讲究能凑合著名的,都没能忍下去。。。转身去了狗不理,知道这是宰外地人的也没办法。吃后的感觉是,这儿真是宰外地人的,价格跟东直门那个狗不理高档店有一拼,吃的实在是太一般了。

回来的路上担心堵车,还好,基本一路畅通,看来大家已经熟悉了高速免费的规律了。中间拐到武清佛罗伦萨小镇奥莱,得停了上千辆车,里面也是人山人海。猫总上个洗手间排了半小时队。照例好多人照相,店里人倒是不多,我们也是赶紧买完赶紧走。一路畅的局面到了五环就恢复平时水平了,眼看着油耗指示的数字逐步升高。森森来我家快五年了,现在新款都出上市有一阵了。还是很好开,我们还是那么喜欢他,当然了,如果他是自动挡的那脚脖子一定觉得更好啦。

艺术与大吃大喝

最近事务繁忙,不小心又耽误了这么久,接着补吧。(妈呀,一拖又是半年了)
早上一睁眼还是雨,欧洲给我的感觉总是阴霾的清冷的潮湿天气,当然这和总是十一去有关系。原来上学时候讲到战斗机的保护色,特别提到北约飞机涂装是灰色而不是纯白色,这样更贴近欧洲天空的颜色,这种颜色叫做欧洲灰。仔细看来还真是这样,如果漆成白色肯定反差很大。天朝战斗机也越来越科学,全蓝色的涂装基本没有了。



北京奥运会时候也搞了点儿出租自行车,现在全成废铁了。

那天早餐吃的很一般,不值,没昨儿量大。(好吧其实味道也很一般,我是个什么都能接受但同时非常挑嘴的人)对我来说出门旅游在外大吃一顿丰盛的早餐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中午饭什么时候吃。出差时也是这样,最开心的就是自己在酒店里自在吃早餐的时刻,完全放松,吃好早餐才会有状态去见客户。前段时间出差去上海在酒店吃的自助早餐非常丰盛,一下就让我想起出外旅游时吃早餐“扶墙进扶墙出”的感觉了。真是时光荏苒,到德国电信都半年了,(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嗯,2010年十一的游记还没写完,马上又该新的了,唉。

抹抹嘴坐地铁去看博物馆,地铁车头标记很像阿童木里的机器人笑脸。顺便说一下中国的高铁,我听说了很多关于这个项目的种种奇迹,在民航圈混了这么久,我想说的是,不要以安全为代价。德国要求路基经过三年的试验再施工是有道理的,你只试验三个月就施工是有可能出大问题的,因为你不能最大程度发现隐患,保证安全。回头高铁正式开通没准儿得出什么状况,大伙儿还是过两年稳定了再坐吧。(这段话清晰的写在我去年的记事本里,联想到11年的722事故,怎是一个“唉”字了得阿)

天上有飞机嘛?



这报纸配的太有艺术气息了,我喜欢。。。

艺术历史博物馆相当不错,可以让人静下心来认真体会这个国家的由来和艺术的历程。我一直支持博物馆售票,是否能让收支平衡倒是其次,关键是能过滤掉并不是真心来参观的人。军博国博免票后已经分别成为西客站旅客朋友们的歇脚处和旅行社为省钱给安排的项目了,满眼都是背心翻到胸口的大哥和各种抠脚丫子的大小朋友。前段时间上海同事过来,聊到说北京处处都是城乡结合部,把我气够呛,问题是还觉得他说的没错。北京算是毁了。参观期间再次品尝了Melange,猫总因我多次不能正确发这音表示出了不耐烦,(好吧,婚姻是个互相包容的过程,我不会念Melange,我能说一嘴流利的京片子呢还)

像不像露了馅的肉丸子?

那会儿天朝都干吗呢?

排队排了半天,馆里面的展览基本都挨个认真看了,印象比较深的是历次战争展和货币展。战争展里主要是和波斯武士打来打去的故事,看来这帮白哥们儿当年没少受罪。货币展非常详细,居然还有唐代钱。想起二十多年前暑假回衡水老家时在村里找到的太平天国钱,当时还不知道林凤仪李开芳北伐的事儿,知道后觉得自己的发现部分印证了当年的史实还小激动了一段时间。可惜那个铜钱被初中同学给弄丢了,下回见他多灌灌他。

博物馆里各种语言的介绍都很完善,就是没中文的,是因为觉得我们只爱名牌包不喜欢看展览吗?干脆拿了个日语的,反正能看个大概齐。
除去展览,博物馆本身就是个很有意思的建筑,特喜欢中间的咖啡厅,更整个环境和气氛很搭。不由得想起天安门的那个号称国家博物馆的庞然大物里的藤椅咖啡厅。。。

博物馆里面的穹顶

楼梯处的塑像

楼梯

没记住名儿

记忆深刻的咖啡厅

Beautiful decoration 说的就是这个样子吧

各国货币展

石狮子,跟天朝的相貌不太一样

抱歉啊,半个都不认识


恩,重点是都是纯金的

摩西摩西:)

猫总拍的,艺术,赞!

离开博物馆继续去歌剧院,雨还在下,没有稍微停停的意思,我们也只好在凄风苦雨里埋头快走。歌剧院附近有很多着中世纪服装拉客的,和咱这儿穿古代武士服的干的活儿一样。偶尔一两个还好,满街都是就不免让人厌烦了。开心的是在旁边的纪念品商店买到了车贴,买了带回来贴在森森上已经一年多了,满足了我冒充欧归的虚荣心。

这么帅的森林人在全北京全中国全宇宙还是独一份吧,哈哈哈哈。

出租站?


歌剧院

歌剧院一角

之后按照猫总在LP上介绍的步行路线走了走。街上人不少,普遍感觉对穿着不太讲究,可能下雨外加太冷的缘故。偶尔见了几个靓妹,身旁都陪着个胖子,看来宅总这样的微胖界人士在欧洲还是很受欢迎的嘛。走来走去走到了第一天到过的地方,也是,就这么大点儿地儿,可不是走走就转回来了。继续按照LP指示找到了一家他们极力推荐的餐厅,挺有意思,外面看着像温室,进去更是个温室,到处绿油油的。连冻带饿地走了这么久也饿了,什么啤酒牛排三文鱼的一个劲儿的招呼又吃了个肚儿歪,算是补偿了早餐的遗憾。一结账,连小费500不到,这价钱在北京肯定吃不下来。再次偏个题,现在天朝物价真是太贵了,尤其这一两年,什么都涨的很厉害。害的我个宅胖都不能宅在家里了,每天东奔西走为生计奔波,再次唉。

靓女们,你们在哪里啊你们在哪里?

街心花店


不由得想起一些描写二十世纪初欧洲的电影

冷色调

这车是青蛙王子变的吧?

快让我在这草地上撒点儿野

大菜花?

三个小胖子

维也纳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片儿了

LP推荐的餐厅

让人着迷

扶墙出来后去了音乐之家,五点半后半价,奥也。里面设计的互动感很强,让我这个毕业十年的互动多媒体硕士亲切的狠。顺便说说,我上学时候就对水果电脑非常不满,真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普及,还把很多传统手机厂商打得满地找牙,佩服佩服。当然了,我是肯定不会入苹果教的,恩,ipad除外。。。猫总还“客串”了一把指挥,站在屏幕面前,屏幕里的乐团会按照她的手势表演,猫总一看就是专业的,指挥的有模有样的。不过最后还是按照程序设定被乐团轰了下来,哈哈哈。


听得懂嘛




下去bou~~~

之后坐了三站地铁回酒店,一上来就遇到了参加night run的人,大家兴致都挺高的,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有个西班牙同事,就坐我旁边,平时不太爱说话,总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后来知道他收养了一个严重残疾的中国孤儿,我对他的敬仰顿时油然而生。

再来一杯

闺蜜吧

在酒店走廊里顺手又拿了个苹果,经鉴定,这还是个“观赏型”苹果,中看不中吃。电视里有个讲汉堡的节目,就是德国那个汉堡市。期间出现了个华人女孩儿,虽然说的是德语,但口音一听就是北京的,挺亲切的。后来看新闻还闹了个笑话,采访温总理的节目,下面打着英文字幕。我不知怎么给看成了grand panda Wen,觉得哎呦别说,尤其他老人家戴副大眼镜,还真挺像大熊猫儿的。觉得挺可乐就给猫总讲了一下,猫总特吃惊又特无奈的说,你再仔细看看。我仔细看了看。。。澳,原来就是直接翻译的“温爷爷”grandpa Wen,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眼神儿。


用张当天拍的照片作为结尾,无论何时何地,总有光芒指引,各位,新年快乐,回头再聊。

美泉宫

美泉宫

起床之后找了个餐厅吃早饭,量巨大,同志们,是巨大啊!虽然已经过去半年了,我还能依稀记得那个烤肠煎蛋快要溢出来的盘子。食客多是学生模样,有文文静静看书的,也有壮怀激烈做雄才大略状的。难怪量大,挨着维也纳大学,做学生生意,量不大哪儿行啊。犀牛的同学们还记得车站附近那个卖土豆饼和汉堡的吗,我想起来都要流口水。

周一的缘故,街上多了很多人,大多学生打扮,不过身材曼妙的美女没见到,恩,美女们周末那么忙,怎么能礼拜一一早就到学校看书呢?吃饱喝足估摸着商店们也都该开门儿了,于是高喊着“拖鞋你好”“牙刷我们来了!”等口号扑向旁边的那小超市。可惜,这超市除了食品,啥都没有,开店的是土耳其人,也就是挣个辛苦钱。不死心,继续前进,走了几分钟看到了一个大点儿的超市,牙刷什么的都补充上了,算是松了口气。(想问杨总之前两天怎么刷牙的拖出去打。)

超市门口看到一辆mini countryman,那时候这车还没在中国上市,觉得挺好看的。后来有次去首都机场那边儿办事儿,在机场生活区那边儿遇到了一辆,但是mini的标都被黑胶布糊着,不知是什么缘故。我是个喜欢车的人,每月买很多汽车杂志,尤其喜欢 countryman这样个性的车,不过最爱的还是澳洲的大马力轿车,不喜欢涡轮的增压的,还是自然吸气大排量的更合我胃口,增压的一开始挺有劲儿,问题后劲儿不行啊,自然吸气大排量的就不同了,稳啊。(嗯,好吧,你知道老拖着不写游记的唯一的好处是随时可以补充新内容,比如这篇,动笔的时候还在西边上班,现在的公司和宝马总部在一个楼,天天看mini乡巴佬广告了。)

说到车,现在开的斯巴鲁森林人就很喜欢,手动,全时四驱,带低速档,车身大小也合适,转弯半径小,方向很准。虽然每天在城里走走停停老是起步停车的很烦,但出了城就不一样了。(换工作以后改走路上班了,斯小森大部分时间都家里歇了)有回去郊区办事儿,完事儿以后没直接回城里,继续沿京承高速开了很远,下了高速走国道回来的。穿行在曲曲弯弯的盘山公路上,听着时断时续的fm97.4,天色或明或暗,不时有残雪从山上落下,心中一片沉静,仿佛时间凝固一般,所谓drives like a dream指的就是这样的时刻和氛围吧。斯小森特别适合这样的路况,贴地很稳,不用特别动脑子去开,方向的力度和角度也很合适,不用分心去照顾他。作为一个伪越野爱好者,我对他非常满意,只要不是玩泥巴,其他路况都没问题,玩泥巴的话换上泥地胎也不是不行,咱还有低速档呢。我是个愿意自己洗车的人,倒不是把车当媳妇多爱惜,而是觉得是个和他交流的过程。车也好,相机也罢,都是有生命的。很享受那样的时刻,静静的一个人挨个擦拭机身、镜头,听听快门释放的声音,就像和他们说话一样。抑或是自己提桶水,给老伙计洗洗身子,于我而言,这都是难得的温暖的幸福时刻。嗯,当然了,要是洗后不下雨下雪就更好了。

递勒着大包小包回到宾馆再出门已经中午12点了,我这阑尾炎患者老拖猫总的腿,不好意思的很。坐地铁去美泉宫,u2线路。到了车站发现售票机坏了,捣持了半天也不干活儿,只好走到另一边儿去,我的肚子呦。猫总每次都会提前了解景点的情况做好准备,这次也不例外。按照她的指示,我们在美泉宫下面一站下的车,据说这样走过去风景更美。事实证明老婆说的永远是对的,真是美不胜收,住这附近的人太有福了。笔直的石子路通向美泉宫,两旁种的都是大树,走在路上面嘎嘎作响,周围没什么人,顿时有了解脱之感,还是喜欢人少的地儿啊。风渐渐大了,又开始飘雨点儿,我们也就加快了脚步移动到美泉宫里面。

车站

尖塔是美泉宫外面的建筑

花园

建于1882年的palm house 棕榈屋 里面有很多热带植物


通往美泉宫的林荫道(张耀主编的维也纳慢慢来慢慢来里写的是“林阴道”,不知道校对是干什么吃的)

不光美,还没人

虽然老觉得欧洲皇宫都差不多,但毕竟只有一个美泉宫,买了本中文介绍,实在是,错别字连篇啊,看译者还是个华人的名字,不知道校对过没有,比头天皇宫那边儿还次,简直错的惨不忍睹。看出版时间,貌似是01年的产品,真奇怪这样的东西发出来作者也好意思。01年宅胖都出书了,前两天在Amazon上还有人评论,说那书深入浅出,实用性很强,惭愧啊。虽说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借助语音介绍,还是挺长知识的。买的是最便宜的票,转了转就出来了。坐上小火车直奔山顶。火车从花园里穿过,路过了刚才我们进来的那个入口,别说,还挺值,自个儿走这么一圈可太累了。还路过了著名的动物园,看到了大熊猫的展示板,可惜没看到熊猫,咳,在北京也没想着去看熊猫去,跑这儿装什么爱熊猫人士啊。

美泉宫 Schloss Schonbrunn



小火车

停在荣耀拱廊站

山上的荣耀拱廊(Gloriette)建于1775年,据说也是这个山坡的名字。现在在这儿开了家咖啡厅,我们去吃了点儿东西。景色确实很美,拱廊下面是个小湖,再往山下是全欧洲(当然也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巴洛克园林,能在这儿吃点儿东西确有心旷神怡之感。如果夏天来或者晴空万里时候来肯定感觉更好。就是这食品的味道实在和美景不成比例,看来这是所有旅游景点的通病。吃完沿着华丽的巴洛克台阶边往下走(真好,什么都是巴洛克的)边欣赏着蒙蒙细雨中的美泉宫和花园。和站在山坡下不同,从美泉宫向荣耀拱廊望去,透过几何线条对称的绿地花园和两边延伸的林荫道与雕塑,视线很容易跳过喷泉直接被引领到拱廊上,好像那里才是真正美泉宫核心所在的样子。


荣耀拱廊

但是站在山上向下看,宫殿花园的整体轮廓可以完整地映入眼帘,花园后面的淡黄色的美泉宫衬托在城市其他建筑的大景深里,会让人的视线第一时间找到他,而花园也好,城市也罢,顿时成为了他的陪衬,不动声色确是视线所及的中心位置,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家气派和气场吧。走出正门,遇到了一对让帮忙照相的情侣,上午还帮了一位鬼妹,这两拨都不是骗子。雨越下越大,我们也就顺势坐上地铁打道回府了。

俯视美泉宫




正门门口


地铁

晚上吃饱喝足,在酒店周围转了转,小雨不时落下,寂静的街道上偶尔有汽车开过。空气还是潮湿的,凉意透过棉服丝丝渗透进来,不免想起那句被用烂了的网络名句,“此时夜凉如水”。


sisi 猪排 骗子 歌剧

第二天一早四点就醒了,可能是时差的缘故,毕竟差着六个钟头。六点迷迷糊糊又睡着了。醒来之后把纱布揭开看了看,貌似恢复的还不错。出门之后发现人很少,天气阴冷,给我的感觉很墨尔本。酒店旁边就是市政厅议会什么的,就一路溜达过去了,伤口还是有点儿疼,不敢使劲儿走,纯溜达。一拐角就看见了这位“铁将军”他的名字是iron soldier,是一战结束后为了给战争遗孤捐款设立的。本来是木质塑像,每一位捐款的人都可以在上面钉个钉子,最后竟然钉下了五十万颗钉子,他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10月4日维也纳要举办night run活动,目的是为了给失明儿童捐款,出发地就是市政厅。4日晚上回酒店时候在地铁上遇到了很多跑步打扮的人,出了站就更多了,看来好心人还真不少。后来看新闻,说是有八万人参加了这个活动。

市政厅

议会


tram

一路走过议会人民公园,人还是不多,但是旅游团已经出现了。皇宫附近简直就是游客的天下。有几个纪念品商店卖非常逼真的中世纪武器模型,很喜欢,但实在很难带回来,只好咽着口水离开了。皇宫和茜茜博物馆更是人山人海,由于从小对茜茜公主都是电影里那个甜美的形象,所以看到真人并且领悟到她真实的内心世界后觉得真是个可怜的人儿。维也纳还有个特别著名的传统项目是军马音乐表演,可惜时间不对,没能欣赏到,就看到了满地马粪。说到舞马,唐朝中国就已经培养了很多用于宫廷表演,能够跟随音乐起舞。安史之乱时这些舞马被充实到了军队里,军人不知道这些马的来历,看到它们总是听到鼓声就跳跃以为是还没驯化好,就使劲儿打这些马匹,可怜这些精心训练万里挑一的骏马就这么含冤死去了,所以说和平才是最宝贵的啊。(哪儿和哪儿啊)




导游很有范儿嘛


可惜中间门是黑的,不然一衬托还挺有意思


年轻人总有些奇怪的举动


皇宫旁边就是商业区,一副熙熙攘攘的样子。让我吃惊的是鬼佬们变了,单反相机普及率相当高,就连十几岁的小鬼妹也是人手一个咔嚓咔嚓。我仔细看了看,不乏全画幅数码这样的利器,很多人带着长焦头,还有不少人带着脚架,我太吃惊了。一般来说除非是专业摄影师,鬼佬对相机要求并不高,平时带脚架的更是凤毛麟角,我从没在任何西方国家看见过这么多人用单反,居然还有位大叔胸口挂着个哈苏晃来晃去,我这个伪摄影爱好者表示非常不解,非常出乎意料。这次出来带的是eos30配一个35/2定焦,大概拍了二十个rdp3,洗出来还没装框,扫的时候感觉都有点儿欠曝,不知道幻灯机打出来什么状况。这个配置还是比较适合旅游的,挂在胸口很轻便。下回再来我把我的长枪短炮都带上,也给首都人民拔拔份。

晃荡半天去吃点儿喝点儿,然后著名咖啡厅和著名餐厅都人满为患,Café Demel好歹进去转了转,Figlmuller连转的勇气都没有,嗯,空间也米有,门口一万多人在排队。当然了,对于维也纳这个咖啡之都猪排之城,旁边儿的咖啡厅餐厅味道也相当不错。人维也纳人不说了嘛,不是在咖啡馆,就是在去咖啡馆的路上。在维也纳的第一顿正餐就是当地名菜Schnitzel,嗯,我对一切配土豆的炸的配柠檬汁儿的肉都持欢迎态度,而且这个确实味道不错。这次出来貌似没吃着地雷,还算幸运。

回酒店的时候比较搞笑,先是看到一个高科技电动车在路边开出来转悠,也就是从货车上下来照个像然后就开不回去了,还得几个人给推上去,这电动什么的还是不行啊。

接着过马路时有个游客打扮的人从我们身后超过,等我们过去之后拿个一次性相机问我能不能帮他照个像,就帮他照了。还觉得奇怪,这路边儿有什么可照的。然后他让我们帮他再照一张,得往里边儿走走,是个小工地,就更奇怪了,觉这人长的就够奇怪的,怎么照相也净挑这怪地儿呢?接着小子拿个地图问市中心怎么走觉得不对了,这地图特别旧,根本不像游客用的,或者说既然用的这么旧了当然应该知道市中心怎么走,赶紧提高警惕。果然,猫总还没给他指完,就来了两个壮汉一人拿个证件跟我们比划要查护照,我还没反应过来,猫总特不屑的说,唉,怎么又是这一套,拉着我就走了,我才醒过味儿来,合着遇到专蒙游客的骗子了。如果你上当了给他们看了护照,他们接着会检查你的现金,然后趁你不备用假钞掉包。猫总走南闯北对这些骗局早有耳闻所以一眼就识破了,真是好猫一只。骗局虽然被识破,骗子还得把戏演下去,那两人没有纠缠我们,再去假装查头一个人的护照。要说我一病人对付这几位还是有点儿吃力,好在骗有骗道,不会上来抢,(那性质就变了)而且离酒店也很近了,所以很快就脱离了危险地带。

晚上去Volksoper人民歌剧院看茶花女,坐了三站tram,之前在网上订的票,喝了点儿东西就进去了。不愧是音乐之都,大伙儿都穿的正装。我们两游客混在人群里就像潮水退去后留在礁石上的海豹一样特别扎眼。本想使出惯用伎俩冒充日本人,还没来得及就看见几位穿和服的过去了,原来是某日本高校艺术系的同学。我们的位置很好,考虑到价格就觉得更值了,在北京同样的钱估计坐不了这么好。主演是个日本人,唱得很棒,也难怪有这么多日本人来捧场。观众同样专业的很,知道什么时候该听什么时候该鼓掌,说维也纳人人都是音乐家果然是名副其实。



演出完了买了两大卡巴,到酒店后还顺手拿了个走廊里的苹果,卡巴不错,苹果真难吃。富总发短信提示布拉格啤酒不错,可惜我这个伤病员当时还不能喝。他老人家还让我们留好零钱上厕所用,我指示他找个隐蔽地点埋好了留给我们,他表示没问题然后就没动静了。睡觉前终于拆了创可贴,我这肚子捂了这么久,算是能透透气儿了。

奥地利--维也纳游记

十一去的维也纳、布达佩斯和布拉格,补上游记。本站签约作家猫猫咪对本次旅行和本游记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此表示感谢。

十月二日一早儿奔赴机场,天巨好巨蓝,北京每年最好的日子也就是这两礼拜,可惜又错过了。定的十点的出租,的哥九点半就到了,说怕路上堵车。我们也提前不了,还是十点出来的。路上车不少,车祸也不少,东二环到T3,居然看到三个追尾,有一个还挺严重,这节是过不踏实了。说到车祸,今儿早上钟楼北桥上二环被一夏利顶了侧面,我两车门花了他大灯碎了。可气的是由于道路翻修刚铺的沥青还没重新划线所以责任算一人一半,我。。。得了,各自修各自算了,反正打打蜡也就没那么明显了,就只当是斯小森健美身躯上的一块伤疤吧。那话怎么说来着,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嘛。嗯,就是森森这勋章多点儿。。。

为了占个好位置,头天办的web check in,当然了,上飞机一看还不是想要的空间大点儿的座位。也难怪,紧急通道一般都是锁定的,想自个儿选不太容易。那天宅胖爸妈去南京,登机时间和我们差不多,托运完行李还见了个面,挺好。T3太大这事儿就不赘述了,反正我觉得是大而无当,完全没有必要。里面的商业也没规划好,全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猫总淘腾完化妆品我们就找地儿吃饭,有个餐厅门口站了个巨能喷的姑娘一通中英日棒子文狂喷,特别能拉客,我估计但凡这儿路过的有点儿吃饭想法的都被她忽悠进去了。味道和想象的一样非常一般,椰青水特别甜,难不成加了糖?服务员传菜的窗口有点儿意思,紧挨着bvlgari专卖店,看来宝格丽到了T3就降格了。

后来看到Bally那个店更惨,旁边儿紧挨一巨味儿的餐厅,来看皮货的还得顺带闻闻油烟味儿。我家旁边的广场上每晚都有人扭秧歌,非常吵,离他们20米就是rauph lauren专卖店,你说这生意能好吗?北京这地儿和精致专业氛围什么的是沾不上边儿啊。奥地利航座位花花绿绿挺扎眼,就是挤点儿。空姐儿们从头到脚一水儿大红色,看着眼晕。(不知内衣是否也是大红色?)有点儿意外的是飞机上一个讲中文的空姐也没有。考虑到当天是我阑尾炎手术拆线后第一天,为了保护伤口,按医生嘱咐,头天晚上特地买了个腰束。在卖女内衣的店试腰束,不知道多少老爷们儿有这经历,我是不想来第二回了。售货员大姐挺高兴,这特大号的算是卖出去了。腰束上好多小钩儿,系上真够费劲的,觉得女性是太不容易,为了保持个身材得遭多大罪啊。系上之后觉得还挺管用,主要是把腰勒紧了,伤口贴合的更紧密,减小了起飞降落时对伤口的冲击。

大概飞了十个小时后飞机正点儿落地。海关的人神情冷漠,当然了,欧洲人通常都不太友善,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去的原因。哪儿都跟我国似的啊,见谁都是GOOD DAY。机场不大,嗯,跟神州大地比哪儿的机场也不大。出来后按照Lonely Planet的指示坐了CK car service,到市中心33欧,比出租便宜点儿。停车场一看,就一保姆车,要是人多就更划算了。装好行李上路,习惯了北京的野蛮驾驶,突然来到一个在有stop sign标志会停车观察的城市真有点儿不习惯。道路两旁绿化特别好,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样子。路上双B和大众的车很多,斯柯达也不少,有许多是大屁股的旅行版。可能是周末的原因,高速上车还挺多,看得出很多都是手动柴油,这两项号称欧洲人选车的硬指标,我们坐的那辆也是,后来还坐过s350柴油手动版,很对我这个手挡狂人的胃口。注意到不少车上都安装有便携式GPS,有的是专门的GPS有的是手机,不知道地图是不是也从网上下的?呵呵,反倒是专门的车载导航基本没看到,看来这儿的驾驶员很务实嘛。市里头没堵车,估摸也是周末的缘故。一路没看到高楼大厦,就一个高楼,好像是个银行总部,长的跟军博边儿上的彩电大楼似的。住的地方叫Austria Trend Hotel Rathauspark,建于1880年,茨威格在这儿住过是个卖点。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比如我)但一定听到过他写的书名字,其中之一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酒店在市中心,是典型的巴洛克建筑,旁边是维也纳大学。酒店电梯挺有意思,是老电影里那种铁笼子式样的,这次算见着真家伙了。

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问前台哪儿有餐厅哪儿有超市,说都关了,建议我们往车站碰碰运气。运气不太好,看见个小超市,周六六点关门,周日休息,跟澳洲差不多。可怜的猫总忘了带手机充电器,我忘了带牙膏。。。转到旁边一个tram车站,人还挺多,后来注意到这是个大站。车站有卖水的和简单吃的的,还有个卖土豆饼的,买了一个两人路上分着吃了,味道不错。回酒店的路上一人儿没有,有点儿渗得慌,我警惕的眼神儿啊四处乱扫,倒也没遇到什么情况。街上看见了个smart,觉得这车放在这儿跟环境挺配的,不像北京那么不协调,北京停个双环我倒是觉得挺协调。打开电视,频道挺多,全是德语,就一CNN还能听懂点儿。天儿挺冷的,棉猴儿带对了。没敢洗澡,肚皮上还贴着个大号创可贴,拆线三天后可以拿下去,今天是第二天。拿掉之后再过两天就可以洗澡了,你知道我从进医院后得快十天没洗澡了,我太期待了我。

还是森森,天线上是给他买的小帽子,一走两礼拜回来一看没了。

开罗

老城里面各种宗教场所比较多,我们也就挑重要的看了看,比如阿米尔清真寺。脱鞋没什么说的,男的没有着装要求,女的则必须包上头,女游客的话还必须披上寺里提供的绿袍子。出门时遇到交通管制,看到几位人高马大西服革履的墨镜帅哥在四周警戒,外套下隐约可以看到自动武器的轮廓,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地铁站





路上交通还是混乱不不堪,路中间的交警公然管司机要烟抽,路边执勤的警察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知道真遇到事儿能有战斗力吗?

着急去伺候首长

离开老城驱车前往孟菲斯参观拉米西斯神像,神像平放在地上,上面修了个房子保护起来,因为一直被埋在沙漠的缘故,神像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周边小贩叫价非常不靠谱,开价200刀的石像最后5刀成交。值勤的警察把AK戳在地上招呼给他照相,当然了,照完了就要小费,唉,堂堂暴力机器堕落成这样。



吃过午饭大家纷纷表示愿意回酒店休息,我也抓紧时间带想买纪念品的去买。晚饭是尼罗河游轮。路上停下拍了几张尼罗河。



自助餐丰富的很,舞蹈表演也十分精彩,肚皮舞女郎邀请首长们跳舞时大伙儿都有点儿害羞,但是大老板很有风度,陪着跳了一段,挺有气度,难怪年纪轻轻就是一号。



晚上打包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去。临走时把国内带来的吃的都留给司机了。去机场送机的就是最开始来接我们的“诸葛亮”。要出发了告诉我得拿着电子票行程单,不然进不了候机楼,你大爷的,早干嘛去了,还好我留了,不然虾米了。最可恶的是让他一定确定好起飞时间,结果还是搞错了,开罗已经是夏令时了,时间往后调一小时,他居然还是按照标准时间给安排的,得亏我一早发现了。更可气的是他还一肚子话,你个助理不把助理的事情做好还好意思跟客人摆扯?到了机场也不太顺利,当天开罗机场为了锻炼员工的动手能力,模拟了一下断电时候完全手工操作的程序,这叫一个慢啊。旁边有个团体柜台,但工作人员不会英语,让助理给联系一下死活不去,说不是他的工作,终于没忍住,翻脸了。骂了一顿老实了,给去联系团体柜台,稍微快了一点儿。埃及人办事儿就是不靠谱,说的明明白白给我把里程积上了,结果后来一看果然不错所料的没积上。

办完登机手续过安检,我是第一个,海关的人非说我箱子里有违禁品要打开检查。我那箱子就跟新概念第三册里似的,打开就关不上了,没办法,开吧。开了之后啥也不看,一个劲儿跟我叨唠马尼马尼。合着就是找碴挣点儿小钱,我说给你十刀,前提是我们这个团所有人都必须顺利过,不许再查行李。他完全同意,也不查了,赶紧帮我收拾行李,更可笑的是我们每个人从他这儿过的时候他也不看监视器了,一边儿给我收拾东西一边儿给大家挨个敬礼,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照这个检查程度,我们想带什么违禁品也能带了,这国家真是完了。

在新加坡转机的时候看到了著名唐僧演员和他那更著名的妻子,跟我们同一班机回北京,路上很顺利,就是落地之后又悲剧了,上次在南非行李出问题的两位这次又出问题了,行李给拉在新加坡了。不过得说咱们民航服务不错,马上联系,登记,而且第二天一早就给送到了客人外地的家里。在海关入境时候比较搞笑,我这个假洋鬼子老老实实排老外的队,人多窗口少,大伙儿早到提行李的地方儿了我才赶到,首长们纷纷嘲笑原来国际友人没什么特殊待遇嘛。十一入境时候又是一样,老外队人居多,边防就喊港澳台可以走中国公民通道,我也就死皮赖脸跟过去了,长官一犹豫,说算了你也从这儿过吧就让我蒙混过关了。我打算以后就走自己人通道了,不让过再说。嗯,要是跟我说中文我就假装不会中文,说英文我就装不会英文。。。

五月份分别发生了两起严重空难,我们出发前的5月13日,一架利比亚飞机从约翰内斯堡起飞后摔在了目的地机场上,104人只有1人生还。紧接着,5月22日一架印度飞机从迪拜起飞后在降落时复飞失败,166人仅有8人幸免于难。而约翰内斯堡和迪拜都是这次旅途我们起飞和降落的地方。我们总共经停没几个机场,北京、新加坡、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开罗、迪拜,结果其中两个在出行的同一个月里出了这么大事情。坐在候机楼里,想到不过是几天之前,某架从这儿离开的飞机就再没能回来,机上的人很可能和我们坐过同样的座位,在同样的商店里买过东西,但他们却再没能回到家人身边,不免有些唏嘘,感叹生命之无常。我们平安回来了,感觉很幸运。Anyway,顺利去平安回,中间没出大问题,遇到的困难都顺利解决了算是没给公司丢脸,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不过这趟差出的真是,够累的,安排行程这些事儿太麻烦了,中间又这么多变故,居然让我过关了,不得不佩服我自己。嗯,其实我想说的是,家里出行的话,还是由资深旅游专家猫总来安排吧。。。

非洲是个不太容易到的地方,有机会去一次还算不错,我看到了壮丽的自然与古人的神奇,火辣的黑妞儿和淳朴的农民,但种种怪象让我深刻认识到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大陆,难怪这么多年来这么多国际组织的救济起不到作用,这是整个大陆的问题,往片面里说就是人种问题,就不多说了,总之让我再来一遍我是不干了。

嗯嗯你知道,事情的发展往往跟预期的不同,就在我逮谁跟谁说这破地儿打死也不去了之后,老板找到我说这次安排的很好,其他单位也想去,还是你来组织。我说不是吧,他说是的,他说你丫表现太好了,客人们回去一吹,其他人听了不干了说都得去,而且明确表示了,老板可以不去,反正去了也啥都不会,但是宅胖必须去。我无语,说那好吧,然后他一句话话完全击倒了我,他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得准备至少再去两次。”

我。。。

2010非洲行的流水账就到这儿了,谢谢观赏,再会。


阳光透过Hotel Amarante Pyramids酒店的窗户透射进来,这是在非洲拍的最后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