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百日红

一个球队有高潮有低谷太正常了,世上哪儿有常胜将军。不就是输了几场球吗,BTV体育的嘴脸也太容易变了吧?平心而论,国安自从主场打河南就开始倒霉,小格不去追拿球就不会被对手侵犯然后莫名其妙的给罚下去。开场7分钟就少一人是什么概念?能打平已经不错了。对山东小格不能上,闫相闯巨漂亮的远射中横梁,不然至少能打平吧。对青岛,大格那叫匪夷所思的先中右门柱再中左门柱然后弹出,昨儿的比赛更是这样,山东没什么机会,就都进了,国安这么多好机会都差之毫厘,这不是运气不好是什么?就讨厌北京体育台的某些世博人,有事儿没事儿就上纲上线儿,看岁数他们也不是文革期间长大的啊,哪儿来的这臭毛病?教练不好,请问现在换哪个教练能保证打横梁立柱的球就能进呢?别不是极左就是极右的,好的时候给捧上天,没打好就一顿臭损忧国忧民的样儿,真让人恶心。什么是国安精神?那就是“国安永远争第一!”只要球员教练都努力拼了,输赢又算什么呢?就不能宽容点儿吗?没听过“胜也爱你败也爱你”这句话吗?国安自从参加职业联赛以来,超过一半的赛季名次都是前三名,更不要说今年亚冠国安是唯一打入16强的中国球队,这已经足够牛逼了。哪怕今年真是四大皆空也没什么,明年接着来嘛,不用跟天塌下来似的吧。怎么这么多人比我这个焦虑人还焦虑呢?

胜也爱你败也爱你,国安永远争第一!

ps 刚才和高岩同学交流一下,我说北京队最近不好,已经五场不胜了,太郁闷了。高岩君说,唉,东京队已经八场不胜了。。。我还能说啥呢,都不容易啊。

哭墙、大屠杀纪念馆

哭墙、大屠杀纪念馆

哭墙于犹太人的重要意义自不必说,这是每个以色列人心中的圣殿,虽然原址重建圣殿已不可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到此和神灵以及自己对话。这也是以色列军人入伍宣誓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进行入伍宣誓,你就明白为什么以色列国这么能打了。四周都是阿拉伯强敌,一个不小心,圣殿被毁的事儿就很可能发生。我们离开后没多久就发生了以军和所谓的国际救援船只冲突的事件,我个人的观点,无论对错与否,以色列军人忠实执行了自己的使命,解救了被困的战友,无论对于军人本身来说还是对于这个国家和民族来说,这都是一件幸事。上个礼拜,以色列和黎巴嫩又因为边境地区一颗树的拥有权大动干戈,不得不说,以军真是好样儿的。反观某大国,忍让了半天,该得的利益没一个得上,不要说树了,油田了,领土了,岛屿了,不都可以商量嘛。可悲的是别人不但不领情,自己反被反对势力从地缘上重重包围起来,不知道这个产生了“亮剑”这样血性文字的国度什么时候能真正亮一次剑。

男士去哭墙要戴帽子,另外据当地人说,其实他们没有往墙缝里塞写有心愿字条的传统,这是游客的自发行为。我老板其人平时嬉笑怒骂,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此时却也静下心来单手扶墙,静静沉浸在自我世界里。他的经历可谓传奇,用历尽坎坷形容也不为过。一个70末的老大学生平日里总是扮演大老粗,想必这是他难得真实状态流露的时刻。离开哭墙,一转脸,马上又回复了没脸没皮的样子。我个人没什么信仰,所以和往常一样,参观而已,没凑什么热闹。


大杂居小聚居就是这个样子吧

当地联合国车辆,我觉得以以色列人性格,能接受联合国势力在以色列的出现,已经很不容量了

以色列警车,涂装和敦实的程度看着跟军车差不多

一位美军老大爷激动地向晚辈们介绍自己的战斗故事

哭墙

大卫旗飘扬

一位幼年资深宗教人士,请注意他的发型

照相的新兵和老年资深宗教人士

茄子。。。我特喜欢这种随时准备作战的样子,请注意看弹夹,是两个粘在一起的,这样在作战时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换弹夹时间

老觉得像一群小蜜蜂

小情侣?小姑娘穿双拖鞋,估摸放假阶段

背个小包,piapia的走了

两位疾驰而过的人,这个我准备印出来挂墙上

不知这两位老者经历过怎样的故事

想想某地收费的圆明园,再看看这儿,无语。。。

我注意到,墙上所有人的头像都没问题,只有这位阿拉伯人的被污损了,昨天新闻传来,10位医疗人员在阿富汗被杀,因为他们身上带着阿拉伯文圣经,所以被塔利班指认为传教人士,真不知道这样的隔阂什么时候才能消融。。。

大屠杀纪念馆,里面不能照相,介绍了犹太民族经历的苦难历程,当天的参观者中很多事部队新兵和学生,once again,知道以军为什么战斗力强了吧,而有的大国国民,却是那么容易忘记过去。

耶路撒冷 哭路之旅

耶稣生于伯利恒、长于拿撒勒、在加利利湖畔传教,最后被犹太祭祀判罪处死。所谓苦路14站就是从他被审判、鞭打开始,再到钉上十字架,直到最后被处死的全过程。后人把这段路上发生事情编上号,用铜牌刻上罗马数字挂在事发地点,还在部分地点修建了教堂。对于来到耶路撒冷的游客来说,无论是否是宗教旅游,哭路之旅都是必须要走过的一段路,有点儿到北京怎么也得去趟天安门的意思。从狮门进入耶路撒冷老城区走不久就会看到一个牌子,用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以及英语写着“Via Dolorosa”,这里就是耶稣苦路的开始。门口有以军士兵把守,虽然是荷枪实弹,甚至弹夹都是用不干胶把两个粘在一起,一副随时开火的样子,但实际上与其说是守卫,不如说更像是游客的合影吉祥物,很多人都和他们照相,基本上来说他们也是来者不拒。

小哥们儿还挺帅,我还想弄身以军衣服得瑟得瑟,没来得及

目光跟随而去。。。

耶路撒冷里的主要居民都是阿拉伯人,犹太人很少,各处都开着商店贩卖纪念品,治安看上去还不错。就像上次提到的,进了老城就看不到以色列军警了,他们管外面,里面阿拉伯人自己管。

天气不错。

圣母降生处

不好意思啊一下就给支到第五站了。这讲的是有个叫西曼的人在这里帮耶稣背了一会十字架,结果被打了。耶稣在这儿支撑不住扶了下墙,留了手印在上面,大家都纷纷和手印合影。前面的没顾上拍,总之就是耶稣受审,耶稣挨打,耶稣背十字架。

老城里都是这种上上下下的阶梯小路

阿里巴巴,不知道四十大盗在哪儿

耶稣跌倒的地方,他路上一共跌倒了三次,分别在第三、七、九站,这儿还是审判大厅,据说审判书就在里面

正在开门的纪念品店,说到纪念品,以色列还好,南非和埃及已经完全被义乌货统治了

第八站,耶稣在这里劝耶路撒冷的子民不要为他哭泣,而应该为他们自己哭泣,因为他看到了耶路撒冷以后将要遭遇的苦难,现在这里是希腊东正教教堂的外墙

一位教士(东正教?)看到我拍他后,微笑而过

耶稣第三次跌倒的地方,墙边的十字架是现在来这儿修行的人用来背负重走苦难之路用的,我试了一下,挺沉

第十站 圣墓教堂 耶稣被剥去衣服的地方

第十一站 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地方,据说目前被罗马天主教会占据

耶稣死了

第十三站 耶稣死后被涂油的地方,上面泛着红色,好像血一样

一位来自东南亚的主的仆人

这个真是古时候留下来的

希伯来文的告示牌



几位兴高采烈的表演者

这回是金的了

一只黑猫和一位黑衣人走过

古城

橄榄山

以色列导游是个郑州过去的女孩子,姓张,说是来了有几年了,正在读书。看得出对以色列,犹太教这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知识懂得很多。我们都觉得在以色列当导游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主要各处都是和宗教有关的古迹,必须都得懂,否则很难给游客讲明白。遗憾的是虽然她说了不少,但我心思没全放在听上,到现在也没记住啥。另外就是张导虽然信息量很大,但是说的有点儿散,更像传教的而不是导游,离开以色列之前由于一次偶遇我们知道了原因,这个回头再说,现在先卖个关子。

据说以色列治安很不错,(是得不错,到处都是扛枪的)。就是中东聚集区有点儿乱,看来这是普遍规律,欧洲不用说了,澳洲的auburn,是吧,大伙儿都知道什么情况吧。但是即便中东区也很少出现盗窃抢劫游客的情况,以色列对于阿拉伯聚集区的治安基本是负责外面的大的方面,里面的情况就让阿拉伯人自己管理了,不过如果出现涉及国际游客的事情,强力部门就会立刻出现。(看来外事无小事不光是咱们的政策,以色列也这样)这样一来既减轻了警察负担,又名义上实现了阿拉伯自治,双赢。我们在以色列的第一顿饭就是在阿拉伯聚集区吃的,自助,还不错,餐厅也很干净。以色列华人比较少,吃顿中餐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后来吃了两顿,一家是台湾人开的,一家是香港人开的,味道都还不错。

吃完饭驱车登上了橄榄山鸟瞰耶路撒冷老城。耶路撒冷,这个以前无数次在书上电视上报纸杂志上看到过的地方终于真实的出现在眼前,我却来不及激动也来不及四处看看,而是紧盯着客人们陪着说话赶着照像,说到底,就不是出来玩儿的。这回出来连给家里人家里猫买个纪念品都很赶,好在他们都很理解。once again,在神州大地做点儿事儿太难了,关系不搞好什么都是白扯。橄榄山在圣经里出现过很多次,是基督教的圣山。橄榄山周围遍布基督教圣迹,而且几百年来犹太人不断把坟墓安置在山上,因此对犹太民族来说也是非常神圣的地方。只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正是烈日当头,而且旁边有头招揽游客照相的骆驼散发着难闻的味道,所以稍作停留,我们就顺山而下了。

耶路撒冷老城,前面的是犹太人墓

路边停的都是旅游团的大巴

金顶的清真寺

老城

据说是七星宾馆?

大卫星旗

随处可见的铁丝网

近处墓地里的是宗教人士,远处的烟柱是阿拉伯人在烧垃圾

宗教人士还在起劲的讨论问题

第一个停留的地方是主泣教堂,Dominus Flevit,拉丁语的意思是上帝哭了。教堂外观像眼泪,象征耶稣为耶路撒冷而哭,因为他知道耶路撒冷将要遭受劫难。照片上的意思是,路加福音 19:41-44 讲的是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


铁丝网和十字架

主泣教堂外景

这个十字架正对对面的清真寺

捷达,就是咱们的迈腾

还是犹太墓地

一位教士





国徽

议会(有可能记错了)

森森的以色列哥们儿

酒店房间鸟瞰

鸟瞰

后来又去了附近几个地方,也没怎么照相,坐了一夜飞机大家也比较累,5点不到就会酒店休息了。郁闷的是这家酒店也把房间搞错了,而且前台就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折腾了半天终于都安顿好了,比较好笑的是以色利的双床的标准间是两张床挨着放,还好比较大,不然还真有点儿尴尬。

以色列第一天结束,觉得这日子怎么过的这么慢啊。。。

午安 本古里安

埃航条件确实很一般,座位及其狭小,一看就是为了多放两排座椅选择的紧凑布置方式,娱乐系统啥的就更别指望了,这夜飞机坐的真是累坏了。人还特多。比较好笑的是飞机还没起飞,就有很多中国乘客虎视眈眈的瞄上了最后三排机组休息的位置,任凭机组多次阻止,就是假装听不懂非得坐下,最后被轰回原来座位。何必呢。再一看,好嘛,还有那位在海豹岛西服革履到处拍照摔大跟头的煤老板,有那么昂贵的相机,(7,8万的无敌兔)您直接升个舱不截了,何必和我们穷人抢座位呢。埃航还有个特别的是,他们的服务人员居然用飞行员来担当,开始还以为看错了,仔细看看,确实是世界通用的副驾驶和机长肩章。服务那叫一个次,不过换做是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服务旅客的心情。明明是天之骄子却要干这些伺候人的事儿,让人难以理解,难不成是为了多积累些飞行小时多赚点儿补助?

早就听说中东人办事儿不靠谱,加上南非的遭遇,我生怕在开罗转机去特拉维夫会有什么问题,提前千叮咛万嘱咐了半天,千万别出错。落地之后开始一切顺利,袋鼠国护照现买个十五美刀的落地签贴上就行了。目前埃及不提供多次入镜的落地签,这和我以前了解的不太一样。出发之前本来安排不出海关,直接走转机通道去办以色列手续,后来担心这样行李会出问题,所以最后决定还是先过海关出去后再转机。这也创造了我个人一次访问一个国家的最短时间记录,从入境到离境不到两小时。六年前,嗯,那会儿我还比较瘦,在广东讨生活。深圳香港两地来回穿梭,多的时候一礼拜得来回三四趟,通行证上密密麻麻全是章,嗯,咱可是号称到过香港上百次的主儿。可即便这样,也没这次时间短。来接我们的埃及旅行社助理是个胖嘟嘟的本地人,小伙儿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说一口结结巴巴的中文,后来知道他是亚历山大人,现在还没考到导游执照所以只能先干点儿碎崔事儿。小胖子自称中文叫诸葛亮,但后来给我留邮件的汉语拼音却是ximenqing,看来是想有诸葛亮的智慧又惦记着西门庆的感情生活,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小朋友。不知道诸葛亮最著名的除了出师表就是对“家有丑妻如有一宝”的深刻实践吗?

小胖子带着我们坐车去另一个航站楼,说去特拉维夫的飞机从那儿起飞。我表示了一下怀疑,因为如果能有转机通道过去的话,肯定是一个航站楼啊。他坚持说是另一个,说自己确认过了。那就去呗。我们到达的是新航站楼,去的是老航站楼。中间还过了个收费站,真够可以的,神州大地再次,首都机场t3去t2也不单收钱啊。不过后来观察,与其说是另一个航站楼,不如说是另一个机场,确实有点儿远。沿途放眼望去,开罗可真够破的,而且没有一点儿秩序,过个环岛恨不得得半个钟头,汽车摩托自行车行人马车各不相让,喇叭声响成一片。也就是天朝县级市水平。大包小包行李进到候机楼,居然没有4d(西奈航空,埃及航空子公司)的航班。山寨诸葛亮有点儿晕,打听来打听去说这个航班在我们刚才到的那个航站楼起飞,我就。。。我说你之前怎么准备的?他说一直是在这个航站楼。我说你前一天落实了吗?他假装中文不好了,当然本来也不咋地。啥也别说了,赶紧往回赶吧。在路上打给国内的旅行社说到底怎么安排的,那边也晕了,一个劲儿说对不起,说赶紧落实再,一定给我个交代,话说到这儿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好在后面还算顺利,及时办理了登机手续。后来国内旅行社给我打电话说埃及这边头天确实让小胖子去落实了,他肯定没去具体查,最后从埃及离境时再次发生了类似事情我是真翻脸了,这个回头儿再说。旅行社再去埃及航空的网站上查,但怎么也查不到这个航班,我注意到两个航站楼都没显示这个航班,后来了解,必须得是打电话报姓名航空公司才能提供具体的航站楼信息,因为去以色列的航班非常敏感,为了确保安全只能如此。早就听说以色列安检严格,这个小事件算是让我们提前领教了一下。

通常来说我不是电话特别多的人,但每次电话没电却都是最需要它有电的时候。这次也不例外,其实头天从南非走的时候已经没电了,但是没来得及充。进了隔离区之后是一点儿电都没了。我上窜下跳找充电的地方,结果全都被占上了。没辙,实在不成我就借首长们的电话吧。和我猜测的一样,去以色列的航班果然还得再过一次安检,而且是一个独立的等候区,再坐摆渡车过去飞机。在等大巴期间,发现墙上有个插座,欣喜若狂的插进去,没电。。。只好厚着脸皮去找值机柜台的埃及小妹套近乎,不知是她太善良了还是我太帅了,(估计两者都是)她特仗义的(豪放的)把电脑电源拔了,(没关机直接拔)让我充电,感动得我是热泪盈眶啊,我说没电脑你们怎么工作呢?她说没事儿,这东西本来就是打纸牌游戏用的。。。所以你看,出门在外,还是要多问啊,手机没电的时候没准儿就有个包头巾穿制服的把电脑电源拔了给你充电,所谓路在口边还是很有道理的。

头辆大巴没装多少人就过去了,还挺纳闷,国内肯定能越少车次越好,一个车次就是一笔费用阿,看来这边儿是豪放。过了一会儿我们坐第二辆过去了,到飞机跟前一看,作为一个资深业内人士,让我稍磕的第一件事是飞机没有任何标志,通体白色,只在尾部有埃及的国家代码,除此以外再没丁点儿标记。我估计有可能是为了减小被袭击的风险才这么做的,这样一来攻击者就很难判断出这是一架飞往以色列的飞机。第二件事是,我们的大巴虽然到了飞机附近,但一直没开过去,因为第一辆还没走,而且看起来第一辆上面的乘客上飞机的速度也很慢。轮到我们之后才明白,原来乘客不是下了车就能一窝蜂直接上飞机了,一次只能下两个人,先查证件,有托运行李的到行李堆放处找出自己行李,再核对行李号,一切正常才让托运行李上货舱。这是我见过的最琐碎的检查程序了,不过考虑到以色列的高度危机感,倒也无可厚非。飞机还挺满,我的座位比较靠前,最后上来了几位西服革履的彪形大汉坐在我前面的座位,这个737没有商务舱,所以靠前的位置算是个优待了。虽然一身商人打扮,但总感觉有些杀气,其实这几位在等摆渡车时我就注意到他们了,气场和一般旅客完全不一样,丁点儿笑模样都没有,其中一位的右脸颊上还有道明显的刀疤。估计不是政府特工就是保镖。巧合的是从以色利回埃及的飞机上又遇到了这几位,还是坐在最前面。当时飞机广播里说了句阿拉伯语,然后埃及乘客掌声响成一片。问了问身前的埃及大哥,说是埃及一位深受爱戴的部长从以色列回来了,部长先生坐在这几位大汉中间,原来果然是特工先生。不知道代号是不是00开头呢?

开罗到特拉维夫直线距离很近,但还是飞了快两钟头,不用说,很多时间浪费在兜圈子上,飞机先绕到海上再插进去,这样最大程度减少了被地面攻击的可能性。落地之后突出感觉就是到处都是以色列国旗,候机楼的设计和质量也明显好过南非埃及的,绝对是用心之作。过海关时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团里一位杨总十年前来过以色列,但是在申请签证时没提,结果被海关扣了一下。让领导们先走,我陪他进了移民局小房子等待问讯,听杨总说他以前来是公事儿,来采购以色列设备。我安慰他说没事儿,这都是小事情。杨总是79年的老大学生,虽然手握大权但为人非常低调非常朴实,写得一手好字,而且每天必写日记,让我很是佩服。正捉摸着怎么舌战移民局官员,一个胖妹妹拿着他护照过来了,说没问题,欢迎您再来以色列。呵呵,虚惊一场。

从本古里安机场去耶路撒冷大概要开一个小时,真正看到新闻里常见的犹太人定居点,阿拉伯聚集区什么的还是有点儿小激动。除去贫瘠的土地,映入眼帘的就是不断兴建的定居点,铁丝网和隔离墙,虽然安全能保障了,但是造成的隔阂不知道啥时候能消除?

收不住笔了,先这样吧,这天下午的事儿下篇再写吧。

正在兴建的犹太人定居点

耶稣老人家走过的地方,也是大伙儿斗了这么多年的地方

阿拉伯人居住区,区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建筑最直接的方法是看水塔的颜色,黑色的是阿拉伯人白色的是犹太人

远远望见清真寺

铁丝网,明白为什么以色列安防产品出名儿了吧

右边的墙是隔离墙

以色列宗教人士,据说春夏秋冬就这一身儿衣服,每天最重要的事儿就是研究教义,不用服兵役,政府养着,很多当地人对他们不满,觉得他们事儿太多而且是寄生虫

第五日 晚安约堡

跳过了第四天是因为那天没什么游览,上午去参观选购钻石,在所谓4c标准之类的blabla忽悠下,大伙儿都买了些东西。当地地接的导游这回开心了,提成拿了不少。小哥们儿八岁来的南非,大学毕业后开始干导游,做事儿细心周到还很明事儿,晚上吃饭时我们多加了些菜,他悄悄把账给结了,说是谢谢大家。当然最后肯定不能让他掏钱,我又把钱给他了,但这小事儿让大伙儿都挺满意的。其实这些年我突出的感受是,上海中老年人和年轻人简直不是一个概念,很多上海年轻人性格都很好,不知是不是托改革开放的福。钻石买完镶好后已经很晚了,全都完事儿后都下午2点,也都没了再游览的兴致,就回酒店休息了。各自去游泳,或者在房间研究十 八大人事安排。。。

第五天上午坐车去了Pilanesberg National Park,非常远,坐了三钟头车,沿途看到了很多铁皮房子,据说是当地黑人住的。黑人普遍而言收入还是很低,很多人一个月也就一千多兰特,相当一千多人民币,当地物价可不算低,这日子就相当艰苦了。路上还看到一些比较破旧的中巴车,坐的也都是黑人,导游讲这个叫黑人巴士,因为除了黑人没人去坐,车况很差,开车的风格很像神州大地的司机。另外无论是开普敦还是约翰内斯堡,只要是路口就一定有黑人在兜售各种纪念品,不知道这营销网络是怎么建立的,真的是每个路口,一点儿不夸张,连郊区很小的路口都有,而且产品也都惊人的一样,不是世界杯纪念品就是塑料花,我看耗子会的组织者真应该跟黑哥们儿好好学学。说到黑人再多叨唠两句,目前南非执行的是保护黑人的政策,很多岗位都必须用黑人,坦白讲使得工作效率大为降低,前面提到的航班事件就是个例子,那样混水摸鱼的在中国早给开了,但在这儿没办法,因为他们是黑人。另外目前南非有点儿学马来,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就必须有黑人在里面占有股份,使得很多黑人跟着占了光,这些年南非黑人有钱人数量比种族隔离时代多多了。但是贫富分化也很严重,大部分黑人还是很穷,尽管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比如同样的买卖白人买得花两万,黑人就花五千,剩下政府补,但黑哥们儿与生俱来的特质使得他们还是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经常能看到游手好闲的黑人在外面转)从而使得治安各个方面的情况不断恶化。白人们有钱人们已经搬离了市区,纷纷住到戒备森严的所谓高尚小区里,约堡市中心已然成为了犯罪天堂。这次世界杯的负面报道非常多也是个例证,长久下去,我看南非吃不了几年老本儿了。

在澳洲呆久了感觉所谓的国家公园就那么回事儿,里面的动物基本上是看不到,我们还算运气好,遇到了几个羚羊野猪小鬣狗什么的。


Pilanesberg National Park

秋天到了,草黄了

一只小鬣狗(是吧?)

看看大伙儿都干吗呢

鹿群

领头儿的

小野猪

回中国后就很少见到的小车ka

这头没吐舌头

中午吃饭时候餐厅外面踢球的人

这组雕像描绘的是豹子扑羊群

所谓六星酒店

最后到号称六星酒店的太阳城赌场看了看,还是那句话,跟神州大地比起来,就那么回事儿。。。

晚上坐埃及航空飞机去开罗转机去以色列,说到埃航,当初大伙儿死活不坐埃航飞机,说第三世界国家航空公司不靠铺,可是如果先去南非的话,就怎么也绕不开埃航。这事儿着实让我头疼了很久。从南非去以色列除开埃航还有三个选择,埃塞俄比亚航,阿联酋航和以色列航。坐埃塞俄比亚航空?我就不说什么了,估计我提出来会被打。以航空姐儿倒是挺好看,当年在首都机场工作的时候大家公认鬼妹空姐里以航的最好看,那会儿以航飞机一落地,我们就开着单位挂民航牌照的大屁股桑塔那过去看漂亮姐儿,时间苍鹰,都十年前的事儿了。。。可以航再好,架不住以色列仇人太多,之前发生过跨越非洲大陆的以航航班被地空导弹袭击的事儿。人家以航更牛,居然飞机上配备了干扰系统,最后毫发无损。阿联酋航的问题在于需要转机迪拜,但是考虑到迪拜不允许以色列签证持有人入境,担心转机遇到麻烦。今年春节期间就发生过多起中国游客因护照上有以色列签证而被退回出发地的事儿,实在不原冒这个风险,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否则一开始就全程安排阿联酋航了,新航是好,就是这价格。。。

海关过的很顺利,碰到一个会说几句中文的关员,没什么废话,让我留下了对南非的最后的好印象,因为下面发生的事儿简直是可笑。办理退税的时候按规定300美元以上不能退现金,我忙着给大伙儿翻译填表,正忙乎着,团里的一位大姐让我跟办事儿的沟通一下,说那人有话说。说是大姐,从年龄上来说确实是大姐比我大十多岁孩子都上中学了,但从相貌身材皮肤上看,我的妈呀,要不是我早就知道她多大岁数,我还当这是同龄人呢,四川女孩就是保养好,不愧是天府之国养育的。走过去一问那办事儿的什么情况,说是渴了,想喝水,合着是要小费呢,想喝可乐,旁边儿的说想喝雪碧。虽然也去过些落后地区,这么直接要钱的还真是头回见,尤其发生在这个所谓的非洲最发达国家,让我多少还是有点儿意外。我说这样儿吧,我给10美元,你两分,但是得帮我朋友直接拿现金退税,行不?两人使劲儿点头说没问题,就给了,别说,还真给办事儿,虽然大家的退税金额远远超过了规定数字,但在边儿上都直接退了现金。就是当时有点儿乱,没能都顾上,有两个旁边办的因为办事儿的没拿到钱所以还是给公事公办了。这是个小莱森,啥时候都得全照顾上,否则没照顾上的多少有点儿不乐意。这回出来深刻体会到当老板的不容易,我这跟班儿的也跟着很不容易了一趟,挣点儿钱真是太难了,尤其是跟对方相处之道,事无巨细都得动脑子,我这粗线条儿看来还是适合在袋鼠国呆着,但是既然回来了,我怎么也得拿出kingboxing的志气来,混不好我就不回澳洲了!(真混不好还是回去吧,那儿比较好混)

帮首长们退税拿钱的时候,那个管发钱的身材巨火辣的小黑妞儿跟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后来问我能做我女朋友吗,我说哎呦,古时候还行,现在我们中国不时兴一夫多妻了。她又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是黑人所以中国人不喜欢她。我说当然不是了,肤色不是问题(其实这是最大的问题,鄙视我吧)语言啦文化啦这些差异,比如你喜欢吃鱼我喜欢喝粥,长久以往怎么相处呢,你说是吧。小姑娘听了一乐,又闲聊了一会儿就啪啪啪把章盖上,绿花花的票子到手了。不知道她跟每个华人都这么说呢还是因为我太帅太有风度了才跟我搭讪的。(当然是后者了)你说为了给大伙儿退点儿税我容易吗。

想抽烟的领到吸烟室,想买东西带到商店,想喝咖啡的给点好端过去之后,终于可以抓紧时间寻摸些纪念品了,都仔细一看都差不多,透着义乌产品的范儿,实在没什么可买的。后来花了100兰特给森森买了个世界杯吉祥物的小吊坠,可以挂在后视镜上。郁闷的是回国在国瑞城发现一摸一样的只卖四十多,我。。。我打算给我这个缝个布条,上面注明“这是南非买的”。

随着埃航的飞机起飞,南非之行就这样匆匆结束了,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其实去哪儿旅游不都得自个儿小心自个儿多上心吗,有机会的话,以后再去了。

晚安约堡,早安特拉维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