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

奔赴机场,提前了三个小时,早就听说以色列安检严格,加上从埃及过来时候的经历,大伙儿决定还是早点儿到吧,踏实。安检果然很严,每个旅客都会被查被机器扫两遍。第一遍安检官会用英语说一下为了保障安全需要安检之类的话,然后问有没有带这个有没有带那个,一个个儿说的都特溜,我心想这以色列人不愧是米国人的好朋友,英文真不错啊。后来发现合着就是这几句特顺溜。。。有个故事大意是这样,一个著名书法家给一个酒店写了个匾,伙计每天都用抹布擦一遍,而且每次都是顺着笔画擦,二十年后一场大火匾烧没了,可是伙计凭借二十年来练就的抹布功顺利的把那几个字还原了,而且所有人都认为跟真的丝毫不差,大家纷纷请他再写点儿别的,伙计说了,不好意思,就会写这几个字,这是天天用抹布擦才练出来的。过了第一次扫描后护照上贴个条,紧接着还有第二次,如果顺利通过的话就再给贴个条,有疑问的要拿到安检台手检。很不幸,我们一大半人都需要手检。安检台只有两个女孩子在工作,他们检查的对象一位是阿拉伯相貌的男士,一位是阿拉伯相貌的女士,生生查了二十分钟都没完,大家不免有些急躁。我赶紧去找管事儿的,管事儿的耸耸肩说我理解你,如果我们有足够人手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可是我们没有,我。。。经过再三催促,终于又来了两位,这时候有个老鬼佬,听口音是合众国来的,假装别人是空气,一个箭步就插到队头了。我拦住他,他还挺有理,说延误了我要负责,我说你担心延误就早点儿来机场,总之不许插队。丫还德比得德比得,我也跟着德比得德比得,骂人谁不会啊真是。当然了,作为米国人的坚强后盾,以色列的小鬼还是给他办了,条件是我们的人不用手检了,靠,什么社会啊这是。我带首长们往check in柜台过去,后面一位南亚大叔拍了拍我肩膀,冲我树了个大拇指,你看,美帝及其走狗在哪儿都不招人待见吧。

过关之后看见一辆斯巴鲁傲虎摆在那儿,算了算价格,跟中国差不多,我心里平衡多了。因为飞机晚到,所以延误了一个多小时,据说是天气不好。快到开罗时候看到满天黄沙,一副破败的景象,恍惚中有点儿猪八戒要来的意思。这场沙尘暴还是挺厉害的,第二天看新闻说港口都关闭了。落地之后先看见一架被放弃的空客320,停在跑道边,轮胎都没气了,看来是放了很久。阿拉伯人不会保养绝对是名不虚传。据说两伊战争期间,两边坦克故障了都不带修的,换个新的接着打。嗯,得亏有个神州大地以几十万美金一辆的白菜价两边儿卖,不然都没得玩儿。说到这儿,不由得再次佩服一下保利的人,太牛了,两边儿卖装备,两头钱都挣,绝对的军火大亨,生意做成这样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过海关时候看见有位穿白制服的警察不停地向过路的便衣和制服人士敬礼,新警察吧,哈哈。出关很顺利,导游换了一个,感觉不好,一看就是老油子。一路不停的和助理和司机聊天也不怎么讲。路上堵车很厉害,总之谁也不让谁,另外没看见过红绿灯,各路人马,汽车啦,摩托啦,驴车啦,行人啦交叉混行谁也不让谁,北京比起来好太多了。跟以色列一样,街上有很多猫,应该说有更多的猫,到处都是,想来也正常,埃及自古就是猫的国度嘛。建筑特别破,加上满天的黄沙,感觉比神州二线城市还要落后二十年。车都挺破的,简直是惨不忍睹,倒是颇有些奇瑞比亚迪混迹其间,看上去跟整个环境还挺协调。

从机场出来就去了汗哈利利集市,外国游客必去之地,导游反复提醒小心小偷。下车后一片嘈杂之声,果然很有集市的感觉。东西没什么可买的,基本都是义乌出的,我们几个人找了个露天位置坐下来,吸水烟喝咖啡,倒也惬意。旁边经常有小贩试图过来兜售点儿小东西或者是乞丐来要点儿小钱,如果旁边有警察的话就倒霉了。警察拿着棍子就往身上轮,都给赶走了,看来比城管有战斗力的队伍还是有的。这些警察都挂着Tourism Police的臂章,是专门负责维持旅游景点儿秩序的。埃及治安不好,加上旅游业又是支柱产业,所以政府对游客的保护还是很重视的。水烟其实味道一般,我很久不抽烟了,没什么感觉。坐下来时候就跟老板说了别拿差东西糊弄,该多少钱给多少不会亏待他。照顾的还真不错,土耳其咖啡也很地道。走的时候秉承了我给人占小便宜的传统多给了10%,老板挺高兴,那话怎么说来着,穷家富路,再说了,又不是我的钱。。。


一只小猫在巡视自己的地盘儿

一个当地哥们儿飞奔


这次出来酒店是个亮点,条件都不错,这个也不例外。在嘈杂喧闹的开罗城里灰头土脸转了半天突然进了个安静整洁的场所,感觉还真是不错。抱怨北京地铁安检的同志们(比如我)可以闭嘴了,这儿进酒店都得过x光,当然了,主要是针对当地人,游客不管。

奔波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晚上聚在餐厅外面喝酒聊天,嗯,这些天下来我四川话水平提高了不少。

海法

是个港口城市,距特拉维夫大概一小时车程,是以色列第三大城市。他的另一个名字是花园之城,据说是以色列绿化最好的地方。如同每架飞机上都有个你想泡的空姐儿一样,每个国家都有个你想安居乐业的地方,当然了,神州大地除外。而海法在以色列就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海法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是很多以色列人养老的地方。说到空姐,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有些航班上,比如山东航啦,新华航啦,厦门航啦,你会觉得想泡的妞儿肯定不止一个,当时在航空公司工作这得算个额外福利了。上周去天竺办事儿,顺便去某国际大航空公司基地看看朋友,当天不知是不是开会,遇到了一百多个空姐姐,让人眼前一亮的却实在挑不出来,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海法最著名的地标莫过于世界大同教的“空中花园”了。世界大同教又叫巴哈伊教,脱胎于斯兰教什叶派,全球拥有超过600万教徒。巴哈伊教的总部就设在海法,也就是空中花园。




我们是从上面参观空中花园的,遗憾的是因为正在改造,所以不能从上走下去。更可气的是我头天晚上干了件非常世博的事儿,用脏手指头摸了相机的cmos,于是乎所有照片上都有了脏兮兮的印记,还得一一修改,非常不爽。

在这儿看到了一只吃草的猫,以色列猫活得太健康了,还吃素。
这个是最高的地方?抱歉实在想不起了,我错了我当时没写非得拖半年啥都忘了。然后又参观了几个教堂就打道回府,走在海法的盘山路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斯巴鲁受欢迎了,全时四驱水平对置发动机最适合这样的弯道。

看水塔的颜色,想必这都是犹太人的建筑了

正沉醉于美景之时,防空警报突然炸响了,顿时整个城市都陷入了警报之中,让我这个温室里的花朵不由得平添了几分紧张,看沿途的路人,完全是不干我事的样子,该干嘛干嘛。

车站

惬意的海滩,空中弥漫的却是凄厉的警报声,于我而言真是难得的经历
中午的中餐厅也叫东海,真是不错,貌似在某四大会计事务所旁边,突然想起今天是登陆澳洲九周年,也是我认识丁胖子九周年,万斯额跟银,青春啊,它奔腾如流水。

饭后来到拉宾广场,95年拉宾先生就是在这儿演讲完后被极右翼分子杀害,此后这个广场就更名为拉宾广场。每年人们都会在这儿纪念这位为和平献身的伟大政治家。他恐怕没想到千辛万苦开创的局面现在又恢复原貌,犹太人和巴拉斯坦人的矛盾甚至比原来更严重。当时阿拉法特错失了多么好的机会啊,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群体不依靠武力达到了自己要求的百分之九十,除了耶路撒冷地位未定外所有巴勒斯坦的要求都被满足了,还不知足。结果局势恶化,他作为政治家前面所有的努力和成绩在这样的犹豫面前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拉宾广场

拉宾倒下去的地方


拉宾头像

一个吸烟的女兵
饭后去老城区参观,这里有不少卖手工纪念品的商店,相当不错,完全没有义乌范儿,当然价格也很以色列,不过话说回来,好的有特色的纪念品贵一点儿也可以,是个可以日后保存的东西,便宜没好货这话时很有道理的。Best price =worst quality,如果客户说我报价高我总是这么回应的,然后用纪念品的例子晓之情动之理,屡试不爽。

其实挺漂亮的,我的脏手。。。

像卡通片里的摩托

这段话我懂,禁止停车嘛

老城

这线铺的

涂鸦

一位摄影爱好者

码头



老城中的小径

拿破仑先生请您入内参观,据说这儿设这么一个是因为特拉维夫的旧城雅法是被拿破仑毁灭的,当地人为了报复,就一直安排他在这儿做招待了。

豪车

老城幽幽

这儿的小道都是用星座命名的,这是双鱼座小道

一只猫慵懒的走过

偶遇拍古装的几位

悬空树

一位悠闲的少女

新老特拉维夫

一座布满星座的桥,据说找到自己的星座以后摸着再面向大海许愿,愿望就会实现。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台湾的宗教旅游团,领队见到我们导游后马上过来交谈,看得出她们很熟悉。然后领队向她的团友们介绍,张小姐(我们的导游)就是回归的犹太人,她不远万里回到了耶稣诞生的地方,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这位亲切敬业的导游小姐还有这么段故事。她祖辈是宋朝时期通过丝绸之路来到中国的,他父亲是犹太人,按照以色列“回归法”的规定,她作为犹太人回归到了以色列。据说当年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时凡具有八分之一犹太血统的人都被归为犹太人,后来以色列建国,也遵循了这样的规定。一般说来,如果父亲是犹太人子女都可以被认为是犹太人。小张人很好,也很单纯,如果不是正好遇到她朋友被“揭发”,我们恐怕永远不会知道她还有这样的身世。(自从知道以后,我觉得她长的还真是跟汉人不一样,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得出她对宗教确实怀着宗教般的热爱,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她宗教知识如此渊博,而导游业务并不是很熟练。不过凭借出色的宗教历史知识和高度敬业精神,我们还是学到了很多关于以色列的知识。而且她为人很好,也很热心,我们都很喜欢她。

参观老城之后大家又去钻石中心看看,遇到了一位冒充成都人的四川美女销售,呵呵,何必呢。价格比较了一下,南非还真是有优势。完事儿后大家又去东海聚餐,点了很多当地啤酒喝的不亦乐呼。明天我们就要正式去埃及了。(上次转机不算)

死海 特拉维夫

因为不会游泳的人也淹不死而闻名,到了以色列肯定得去死海玩玩儿。沿途路过一些绿植茂密之地,据导游讲是共产主义农庄。当地称为基布兹。身为犹太人的马克思肯定没想到,近百年来在以色列,有一种叫基布兹的集体农庄一直在忠实地实践着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理想。一听到这个,杨总来精神了,他上次来以色列就听说过基布兹,但是无缘得见,这次算是能路过了。据说庄员们没有任何收入,住房汽车等等完全靠公社分配,挣得工资也得交公,当然了,无论做什么也不用花钱。既然是农庄,主要还是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大家一起吃大锅饭。基布兹一度占据了以色列全部农产品产量的4成还多,还出过四位总理。这里事无大小,绝对公平,都是投票解决。如果离开农庄的话,那得百分百的净身出户,啥也不能带走。近年来随着老龄化加剧,年轻人觉得没有自由支配的空间又不愿留在里面,所以很多基布兹都入不敷出,甚至有的已经倒闭了。目前以色列全国大概还有200个基布兹,主要集中在死海附近。听到以色列同志的路不太顺,大家纷纷建议杨总留下来带领庄员们继续努力把集体农庄干好,杨总愉快的接受了建议,于是乎,之后大家都改称他杨书记了。

我们去的死海部分之前属于约旦,后来以色列把他们打跑了就变成了以色列领土。路上可以看到之前约旦军队遗留的军营。不知道现在的约旦边防军隔“海”相望,看到这边已经是旅游胜地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滋味。大家纷纷“下海”,然后果然如传说般轻松的漂了起来,还有几位用死海泥把自个儿糊了个严严实实,乍一看还以为是非洲来客。玩了一下午之后驱车赶往特拉维夫,酒店入住之后发现给领导们的房间又都给搞错了,这还得了,饭也没来得及吃赶紧让酒店换。但那段时间当地正在举办什么模特比赛,房间爆满,于是我只好又使出了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无赖劲儿软硬皆施,加上导游以色列话说的也利索,总算是圆满解决。房间里有个通知,大意是第二天11点以色列全境要拉响警报进行防空演习,请客人不必惊慌,我倒是很期待,想看看这个报经战火的国家在警报下是什么反应的。

死海

酒店对面,下面是钻石公司,价格不算贵,不过比南非还是没竞争力,在那儿喝咖啡时候遇到了一当地哥们儿,看大家抽的中华就来搭讪,原来他在上海呆过,知道这是好东西,既然是国际友人,于是也分了一包给他。

特拉维夫不愧是个大城市,满街跑的都是力狮这样的豪车,哈哈,不过森林人就不太多了。当地人普遍英文讲得不错,但是公众服务电话却都是希伯来语,让外来户比较难办。晚上我和老板出去消遣,需要找当地电话查询查个电话,拨通了我实在是听不懂。正好旁边儿有个晃晃悠悠听音乐的黑小伙儿,就求助于他。哥们儿不错,带我们去他工作的地方—-耐克专卖店用店里电话帮我们打,说给我们省点儿钱,多好的人啊。可惜的是打通了一直无人接听,从头到尾都是录音,唉。想起前年和猫总去荷兰,荷兰人在欧洲人里算是性格很好的了,而且英文也都很好,可是所有的车站等等都没有英文指示。结果我们正好遇到铁路维修火车改道不知道,结果从风车村回市里的时候越坐越远,觉得不对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下来,也是遇到一个黑哥们儿,问了问,他告诉我们原来的路线改了,我们需要回去到改线的地方下车坐一站铁路提供的公共汽车绕过修路的那段才能继续回城里。你看看,太落后了,跟我们神州大地的国际化大都市怎么比呢,我们这儿到处都是英语指示,当然了,能不能看懂就看造化了。
以下图片来自某亚运会举办地,只展示,不解释。



工体

雨夜,比分被扳平,主场被罚下队长,已经6场不胜的国安爆发了,10打11最后4比1完胜。我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喜欢看国安的比赛就是他们这种永不放弃永不服输的精神,越是困难大的时候越能爆发。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样值得回味的荡气回肠的比赛一年有一两场我就非常满意了,我才不关心拿不拿冠军呢。国安精神万岁!国安永远最牛比!

恩,作为阑尾炎手术刚结束的患者坐在病房里把比赛看完了,我也挺牛比的。

我不需要

高清视频,那是ccav使的东西,我不需要可以换镜头,那是严肃摄影爱好者用的玩意儿,我不要leica m9,那是炫富的港怂用来拍小朋友和装b的,(好吧,如果能白来一个也不是不可以)我只想要个机械旁轴质感的小数码相机。

他终于出现了!

DC-X100
aps-c画幅,iso200到6400,等效镜头35/2。我太满意这个配置了,(当然还有外形)虽然没有iso100,但这本来也不是用来拍风景的。 ef35/2现在是我的挂机头,用来用去,还是这个焦段我最喜欢。另外35/2比35/1.4小的多,挂在eos7这个老单反上很舒服,很轻,我是受够inrs加2470和小白了,尤其出去玩儿,本来就是个放松的事儿,何必搞得跟练劲儿似的呢。

x100一出来就广受关注,目前还没定价,估计应该和leica x1差不多。x1现在1万6,7的样子,不过说实话,x1跟fuji x100比起来那简直就是玩具了。最近这段时间很多新相机推出来,给了单反狂潮有力的打击。现在真是单反成灾,是人不是人都拿一个,恨不得拍黄山也得开个闪光灯,一点儿基本概念都没有。昨儿在国瑞城见一姑娘穿一短裤露两大肥腿穿个靴子,手里递勒个单反,虽然我对单反也很热爱,但是连这样的世博萝莉都开始用单反了心里还是有点儿堵得慌。这事儿就跟穿polo衫立领子似的,在澳洲时候天天立着,防晒。回来后倒是不立了,因为装b的人都立着,我只好晒着了。(说我脖子粗了立着不好看的拖出去打)相机也是这样。一直打算上个康泰时g2或者leica mp,但毕竟胶片用起来还是麻烦点儿不能马上看。有些街上的随拍还是希望能马上看到,否则时间长了自个儿都忘了怎么回事儿了。现在好了,有个数码旁轴可选了,我很欣慰,哈哈。那个啥,伪摄影爱好者们,开始攒私房钱吧。

早上

坐地铁上班,看电视屏幕播放山楂树之恋的广告,号称最纯洁爱情也就罢了,结尾的时候让年轻人带父母去看,说是尽孝。所谓最纯爱情本身就很搞笑,虽说现在是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但是纯洁的爱情一样存在。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况且现在社会形态比60年代复杂得多,现在的纯洁的爱情不比那个时候力度更大?前有为了情人豁出性命的小三,后有为了帮助小姐把每月工资都拿出来的痴心汉,要我说,这样的感情无论对错,至少够纯洁。不知道山楂树之恋怎么就世上最纯了?还得让我们呆着父母去看,就成尽孝了。拜托,那我们去看三国是不是就成对古老中国文明致敬呢?没记错的话6,70年代可是个骨肉相残人性泯灭的时代,神州大地之所以变成没有礼仪没有道德没有文化的荒瘠之地完全拜那段时间所赐,为什么还有人腆着脸出来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颂扬那样的时代呢?话别说满了,zhuangbility leads to leipibility。

说到zhuangbility,某白癜风患者大言不惭的说唐山大地震票房要够多少多少,觉得他发死人财的都是中了病毒云云。还把自己的作品和辛德勒名单放在一起比较以说明自个儿是个多么人文关怀的导演。这样的电影,感动人不奇怪,让人哭也不奇怪,如果谁能把这样的题材拍的让人哭不出来那倒是奇怪了。我非常反感他在上映之前就一个劲儿的叫嚣票房要过五亿,这不是一个逗乐子的电影,这样的题材拍成商业片我是不会去看的。而且一个劲儿的宣传特效多逼真,还出3d版,请问这不是发死人财又是什么呢?别说自个儿没用地震作为噱头,这电影中文叫唐山大地震,英文叫aftershock,既然明明白白写的是地震之后的事情,为什么中文不能用这样的名字呢?很简单,老外对唐山大地震没有特别的感觉,而中国人对这几个字是非常敏感的。一方面用这样的中文名招揽票房,另一方面用完全不同的英文名显得自己多么人文关怀给自己拔拔高,请问这不是发死人财又是什么呢?看看那么多幸存者对这部电影的不满,想想那些对结集号大为不满的老兵,您还好意思往艺术家领域钻吗?豆芽长的天高也就是颗菜,老老实实拍点儿逗乐抖机灵的贺岁片就得了,艺术,你真不配。同样还有那位南京南京的导演,这名字真有冲击力,就是不好意思,我老早就知道纽约纽约这个名字,你之前也早有人拾人牙慧拍过海南海南,所以就冲这名字我也不会去看你的所谓作品的。

说到坐地铁,我不是什么环保主义者,我向来是能开车绝不走路坐公交的人。要不是猫总今天不上班,北京又这么堵我肯定还是开车的。现在都说低碳,我就奇怪了,中国高碳过吗?老外享受这么多年了现在让勒肚子你就勒?能不能别这么人云亦云的跟着别人走?人家是吃饱了开始节食练线条了,咱们吃饱过吗?现在很多所谓的环保行动本身就是包含祸心控制全球资源分配的阴谋,咋就没人醒悟醒悟呢?能不能什么时候咱们也提个主义让别人跟着走走?要说环保,那么宽的长安街,别老搞交通管制,让那些被迫堵在其他车道的车动起来而不是原地怠速,不就是最直接的环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