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Blogs / 宅胖's blog / 拖延症与潜意识

拖延症与潜意识


By 宅胖 - Posted on 01 九月 2013

大家好,拖延症患者宅胖又来看望大家了,下面继续讲讲10年奥地利匈牙利和捷克游玩的事儿啊。不是记性好,主要当时还都用笔记了几下,不然肯定没戏。在维也纳的最后一个整天还是主要在市中心转了转,早餐吃的特别好,主要是waiter挺好的,留小费时过于大方又被猫总批评了一顿,婚姻生活嘛很正常。问题是哥们儿从小就穷大方惯了,也改不了。还好天朝一般不用给小费哈。前两天看了篇文章,大概是说家庭的消费主要是由收入高的一方决定,精神层面生活由收入低的一方决定,话虽这么说,但考虑到老婆这个职位总会有一票否决权,收入高低根本不构成决定条件。所以呢,事业很重要啊!

要是张锥等扑克牌爱好者来了维也纳,有这石桌子石椅子就行了,哪儿都不用再去了。

在资深摄影爱好者的影响下,猫总清洁相机还挺有模有样儿的嘛

餐厅的门把手,多少年了还这么精致

这儿没两块钱通票这说法吧,北京所谓的低价公交就是个joke,每年100多亿财政补贴的钱还是从税收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低票价使得地铁和公交里人满为患,没有一个能保持基本尊严的乘车环境是不可能分流高峰时段的驾车人群的,反正我是该开就开,大不了每天交罚款只当喂小动物了。交通便宜其他东西又很贵,除了让人能勉强生活之外别的就不管了,也因此导致了诸如人口爆炸治安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如今的北京已经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天朝能看见类似塑像的地方基本不是小区就是洗浴中心吧


三叶草和警察叔叔共用一个楼,中学时候特迷耐克,现在倒是觉得还是阿迪好看,可能主要因为国安夺冠那年是阿迪的球服。难怪后来进了德国公司工作。插一张12年国庆在纽约的照片,帅就一个字,那就是说我。(旁边的和声:傻就一个字,那就是说你)哈哈哈。


给母狮子买东西是个世界性难题。。。

欧洲遍布这样的小广场,而这才是广场真正的作用和意义。想想我们那个世界第一大,倒退二十年还能夏天晚上去乘凉放风筝,现在倒好,戒备森严也不知道是怕什么?北京还一个问题就是路太宽,路宽了自然车就多,但是车流只是驶过停不下因为没地方停,所谓道宽无闹市就这个道理。不过话说回来,好在没这么多小广场,即便修了,也会沦落为秧歌队和歌唱爱好者的聚集地,不够闹腾的呢。

“自从得了精神病,我的精神比以前好多了。”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作为重度纠结症患者的我,很久之前就在寻找科学理论来证明自己做的是对的。心理科学的领路人,弗洛伊德先生的故居就在维也纳九区的19 Berggasse,他在那儿一直住到了1938年被驱逐出境,第二年,他客死异乡,在伦敦逝世。而我真正接触《梦的解析》,却不是在大学,而是十多年前刚到澳洲的时候。某次和朋友驾车从悉尼去Wollongong游玩,回程的时候路过一座铁路桥,副驾驶随口聊到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梦到过隧道意味着对性的憧憬,看来自己是单身太久了云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正是以此为契机,认真读了遍梦的解析。但实际上我更感兴趣的是身为犹太人的弗洛伊德,在国家被德国侵占被迫背井离乡时的心情究竟如何,他一直生活在这所房子里,所有的智慧和理论也都是从这儿产生出来,潜意识和性意愿之间的联系也是在这里被阐述的,那么,这所房子和周围的环境有什么特别吗?



从窗子望出去,这棵树分外显眼,不知在弗洛伊德的眼中,它代表了什么。



We have been led to distinguish two kinds of drives. Those which seek to lead what is living to death, and others the sexual drives, which are perpetually attempting and achieving a renewal of life.

That's what Freud says. So which is your drive then?

作为七零后的我,小时候直到青少年时期生活相对单纯简朴,而那又是一个社会普遍耻于谈性的年代。大学时蹉跎于天津郊县,整日与庄稼地和二锅头作伴,放眼望去一个女同学都没有,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女孩子,说的文明些叫潜意识,难听点就是色憋的。只不过当时还不知道有所谓“性压抑产生意象”的理论,偶尔遇到心仪的女孩子心存幻想之余总有手足无措之感,更会为涌起的种种冲动产生莫名愧疚之感。多少年后才明白其实性现象本是最本质的生物现象,大可不必为些许冲动感到尴尬,尤其那么个极端压抑人性的时期。早知道有这么本书,也许上学日子可以好过点。
2012年夏天因为项目的事情,再次回到民航学院,风景依旧人却是半个都不认识了。看着那些婀娜多姿包裹在制服中的空乘学员们,心中很平静,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妹妹们,我来晚了。。。”哈哈哈


油价和当地收入比起来还可以吧
特别喜欢欧洲的一点是博物馆很多,而且各成体系,虽然不似天朝博物馆般宏伟,但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专业的很。离开弗洛伊德故居后,又参观了钟表博物馆,机械的精确美是值得仔细耐心品味的。





时值13年9月,夏日刚过,秋爽未来。很多事情即将改变,很多状态会一去不返。确盼着一切安好,顺利平安。